经典台词分享网站

当前位置:台词 > 相声台词 > 相声台词大全 > 侯耀文石富宽1997年央视春晚相声《京九演义》台词

侯耀文石富宽1997年央视春晚相声《京九演义》台词

发布时间:2020-11-16 17:41源自:cnhbtc.com作者:牛台词阅读()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等内容。下面就是我们为您准备的关于“侯耀文石富宽1997年央视春晚相声《京九演义》台词”的内容,欢迎您的阅读,希望您能喜欢。
 

《京九演义》介绍

 
《京九演义》是在1997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由侯耀文、石富宽演出的的相声。

《京九演义》的基本内容是:京九铁路建设中的劳动模范李铁柱来北京向中央领导汇报京九铁路建设中的英雄事迹,遇到过于热心且带有几分自作聪明,自我卖弄的一位评书演员。李铁柱按照平常的报告形式进行叙述,评书演员却认为如果按照评书的表演路数去介绍,效果会更好。这位演员先生把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混为一谈,处处制造悬念,事事极度夸张,弄得李铁柱啼笑皆非。
侯耀文石富宽1997年央视春晚相声《京九演义》台词
 

《京九演义》台词

 
石富宽:这回我给大伙儿说段相声……
侯耀文:(从侧台)您说的就是他吧?您等会儿!我仔细看看:小眯缝眼儿对吧?对啦,没胡子对吧?对啦,厚嘴唇对吧?对啦,没有鼻梁子对吧?对啦,那行啦,就是他啦。
石富宽:我怎么啦?
侯耀文:同志,我找你有事儿啊。
石富宽:先等会儿,我还找你有事儿哪。
侯耀文:你找我干什么?
石富宽:刚才谁让你按着模样儿找我的?
侯耀文:就那个人。
石富宽:谁呀?
侯耀文:他说是你的团长啊,找他吧?
石富宽:团……那就算了吧。
侯耀文:我看出来了,你这个人挺软乎儿的。
石富宽:什么叫软乎儿呀?说吧,是什么事儿?
侯耀文:是这么回事儿:我是个铁路工人,在京九线儿上正打着隧道呢。这不,领导让我到北京把工地上的事儿向中央领导和同志们介绍介绍。
石富宽:我明白了,您一定是劳动模范?
侯耀文:不对,我是劳动奉献。
石富宽:那您是先进个人?
侯耀文:不对,我们是先为别人。
石富宽:那您是筑路先行?
侯耀文:不对,我是干啥都行。
石富宽:那您是“四化”功臣?
侯耀文:不对,我是个普通工人。
石富宽:那……就别说了,合算我说了什么都不对呀?
侯耀文:也不是,你说的全对了,可这话你说行,我自己不能这么说。
石富宽:你这是跟我谦虚。
侯耀文:对了,我还想进步呢。
石富宽:好么!您这一谦虚显得我说话太没水平了。
侯耀文:不对,正因为您太有这方面的水平了,所以我才找你。
石富宽:您找我,具体什么事儿吧?
侯耀文:领导不是让我介绍情况吗。
石富宽:那你就说吧。
侯耀文:不行啊,我在隧道里干什么活都成,可当着人说话,我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石富宽: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侯耀文:我想这样:我把我这个发言稿念一下子,您听听,哪里不生动,您给帮帮忙;哪里不形象,您给帮帮忙;哪里不流畅,您给帮帮忙;哪里不精彩,您给帮帮忙;哪里不紧凑,您给帮帮忙;哪里不闪光,您给帮帮忙;哪里不……
石富宽:这样得了,你呢,回去干活儿;我呢,替你汇报去,怎么样?
侯耀文:我提过这个建议,领导说不行啊!
石富宽:为什么?
侯耀文:说看你别扭,不像个工人的样子。
石富宽:还是的,这事儿非你不可。
侯耀文:非咱们俩不可,你做个指导,我当个具体说话的。
石富宽:行行,就这样吧。你先把你那发言稿念念,我们听听!
侯耀文:那我可就念了。
石富宽:开始吧!
侯耀文:噢,对了!你听哪里不对,就赶快拦住我。
石富宽:你放心,该拦的地方我一定拦住!
侯耀文:行了……可这话又说回来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石富宽:我……你说我是干什么的?
侯耀文: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不是专门子做这方面的事的?
石富宽:噢,我明白了!告诉你:我又会说相声又会说评书。
侯耀文:噢,你是两门儿都抱着。
石富宽:对了,不是吹牛,帮你排练这段儿都有富余。
侯耀文:那太好了,咱们开始吧!
石富宽:早就该开始了。
侯耀文:(念发言稿)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同志们……
石富宽:等等,这儿得拦您一下。
侯耀文:怎么刚念就拦哪!
石富宽:我问问,您这发言稿有题目没有?
侯耀文:有哇。
石富宽:叫什么?
侯耀文:工作情况汇报材料。
石富宽:这不行,不吸引人。
侯耀文:那应该叫什么?
石富宽:我给你起个名儿,叫“京九演义”怎么样?
侯耀文:这个“演义”是怎么个意思?
石富宽:看过电视剧《三国演义》吧,演义就是特别有意思的故事。
侯耀文:这行吗?
石富宽:你听我的,没错。
侯耀文:行,那就这样吧!我再开始吧。
石富宽:念吧,
侯耀文: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同志们!我叫李铁柱,是一个普通的隧道工人,工作很普通,长的很普通,穿的也很普通,所以对我自己没什么好介绍的,首先……
石富宽:等等,这儿我得拦您一下。
侯耀文:怎么刚念就拦啊?
石富宽:你这样不行。
侯耀文:怎么了?
石富宽:领导上让你到北京来汇报……
侯耀文:我没要来,工地上忙着呢!
石富宽:那既然来了,你就是铁路工人的形象。
侯耀文:那你有办法吧?
石富宽:有哇!我们评书里专门有这方面的台词。
侯耀文:什么词呀!
石富宽:就是先给你开个脸。
侯耀文:什么叫开脸?
石富宽:就是把你这模样、长相先形容一下,这样大伙儿记得清楚。
侯耀文:那好,你说吧,我学着。
石富宽:听着,话说铁路工人(神秘的)李铁柱。
侯耀文:(学乙)话说铁路工人李铁柱,(自语)怎么像小偷儿哇。
石富宽:今年五十开外……
侯耀文:今年五……我拦你一下子吧。
石富宽:怎么啦?
侯耀文:我今年才三十一呀。
石富宽:三十一?那你这脸儿怎么这么些皱纹儿。
侯耀文:这是石头粉儿呛的。
石富宽:脸也够黑了。
侯耀文:露天干活儿的时候晒的。
石富宽:头发都白了。
侯耀文:来的时候忘了洗头了。
石富宽:眼珠子都是红的。
侯耀文:为了抢工期加班来着。
石富宽:怪不得显着这么老呐。
侯耀文:可我们心里年轻着呢。
石富宽:行了,咱们还是说外表吧,听着!
侯耀文:说吧。
石富宽:话说铁路工人李铁柱,今年三十出头儿。
侯耀文:这就对了。
石富宽:黑灿灿的脸膛黑中透紫,一副卧蚕眉,一双豹子眼炯炯放光,在隧道里,恰似两盏明灯是忽隐忽现;脸上看,一道道的皱纹,好像刀砍斧剁;腮下瞧,一部钢髯,犹如利剑针芒;看身量,倒有一丈开外;一说出话来,如同虎啸龙吟;一声断喝,震的隧道里的石头“嘎嘎”作响。
侯耀文:完了,我得回老家了。
石富宽:干挺好的,怎么老想回家呀?
侯耀文:我都引起塌方了,肯定得给我开除喽!再有,你这说的也不是我呀!
石富宽:谁呀?
侯耀文:好像是张飞呀!
石富宽:啊,张飞的词儿,我熟。
侯耀文:你得说我呀。
石富宽:是呀,咱们这不是演义吗?
侯耀文:演义也得说我们的样子。
石富宽:那你们工人什么样儿?
侯耀文:京九线的工人,一个个是埋头苦干、默默无闻,一心扑在工作上,从来不会瞎嚷嚷。为了提前完成工期,千军万马大会战,那真是勇往直前,排山倒海,见山开洞,见水架桥。只求工程优与快,不求生活好与乐。苦点儿,我们踏实;累点儿,我们结实,全线五万多工人一个心眼儿,为四化建设,勇当开路先锋啊!
石富宽:嗐,你倒早说呀,五万多人齐上阵?
侯耀文:对了。
石富宽:一个心眼儿往前跑?
侯耀文:对了。
石富宽:那得这么说:各位,忽听党中央一声号令,只见铁路工人如潮水一般,蜂拥而来。一个个是低声呐喊:“了不得啦、快看呐,铁路工人来啦,别让困难跑了啊!”只见万军之中有黑脸一小将,名叫李铁柱,跨下一匹白雪马,双脚一磕刺马针,如同闪电一般“哇呀……”直奔九龙而去……
侯耀文:你说呀。
石富宽:完了。
侯耀文:完了?跑了就完了,没你事儿了。
石富宽:有我什么事儿啊?
侯耀文:我听你这话里话外的是要煽动我当逃兵呀!
石富宽:没有,我这是变着法儿的,用评书的词儿夸你呢!
侯耀文:夸我,你让大家听听:同志们都在工地上没黑夜、带白日的干,我上九龙干什么去?
石富宽:这你误会了,我是说你呀,一马当先,先到九龙了。
侯耀文:我上九龙骑马干什么?
石富宽:骑马快呀。
侯耀文:那我们修铁路干什么?
石富宽:这是一种形容。
侯耀文:你这一形容,我们这两千五百三十三公里的铁路白修了。
石富宽:这句你要觉着不对,可以不用。
侯耀文:前面那句也不对呀!
石富宽:怎么不对呀?
侯耀文:别人都没去,我一个人上九龙干什么去呀!你这是让我脱离集体呀!
石富宽:我没法给你排了,老带扣帽子的。
侯耀文:话不能这么说。
石富宽:怎么说?
侯耀文:我不能和集体分开呀!我们这个集体,是个团结的集体,战斗的集体。没有集体的力量,工期不能这么快;没有集体的力量,工程质量不能这么好;没有集体的力量,我们就不能战胜塌方……
石富宽:行了,前边你爱什么样就什么样了,咱们重点把塌方这段儿排排,我们就喜欢这种内容。
侯耀文: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喜欢出事儿呢?
石富宽:因为这种情节容易吸引观众。
侯耀文:我明白了,观众爱听玩命的。
石富宽:对了,说的越详细越好。
侯耀文: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塌方太可怕了!
石富宽:你也知道害怕。
侯耀文:对了,我也是人哪,可我们怕的不是个人的安危。
石富宽:那你怕什么?
侯耀文:我们怕的是拖延工期呀!
石富宽:你具体说说。
侯耀文:那天中午,我们干到快一点了,我说:“同志们,吃饭了”,话还没说完呐,就听“咔嚓”一声……
石富宽:怎么了?
侯耀文:石头裂了一个大缝子,紧接着那水呀,“哗”就出来了,那水呀冰凉冰凉的,就齐腰深了。
石富宽:这段太精彩了。
侯耀文:怎么一出事儿你就高兴呢?
石富宽:这情节观众爱听。
侯耀文:你爱听,我们可急了!当时也顾不上吃饭了,我说:“同志们,注意保护边墙啊,别让墙倒啦”。可这时候就听“哗啦”一声,
石富宽:怎么了?
侯耀文:塌方啦!石头块子砸在安全帽上是“当当”地响啊!石头面子迷的眼睛是睁不开呀!把工人们砸的是东倒西歪呀,走一步就得往水里头栽呀!
石富宽:这儿我拦你一下。
侯耀文:你别拦我,救同志们要紧呀……
石富宽:你等我问一下。
侯耀文:有话快说。
石富宽:有大石头砸下来吗?
侯耀文:多大的?
石富宽:饭碗这么大的?
侯耀文:到处都是呀。
石富宽:面盆这么大的,
侯耀文:一块挨一块呀!
石富宽:米缸这么大的?
侯耀文:一个劲儿的往下砸呀,
石富宽:饭桌这么大的?
侯耀文:整个儿……你是饿疯了,
石富宽:什么叫饿疯了?
侯耀文:说了半天,你没离开吃呀!
石富宽:我问你,有大块儿的石头掉下来没有?
侯耀文:有哇,有一块儿大石头,横着就有七八尺,立起来倒有一丈长,三五千斤打不住,七八千斤还不让……
石富宽:嘿!敢情他会山东快书。
侯耀文:这都是实际情况呀。
石富宽:行了,这段儿我负责了,保证让你满意。
侯耀文:那你帮帮忙吧,越精彩越好。
石富宽:听着,记住了。
侯耀文:你说吧。
石富宽:上回说到:铁路工人李铁柱带领着众工人正在挖掘隧道,干得是热火朝天。
侯耀文:这说的还行。
石富宽:这工人们都什么样?那真是高的高、矮的矮、胖的胖、瘦的瘦、黑的黑似铁、红的红似血;太阳穴鼓着、眼珠子瞪着、脯子肉翻着、牌子肉绷着、手拿着工具是你争我夺,你冲我打,为了提前完成工期,干的是一个不让一个。
侯耀文:说的太对了。
石富宽:干着干着,猛听得“哗啦”一声,有人高声叫道:“不好!要塌方!”喊话的是谁?不是别人,正是李铁柱!只见他扔下工具大喊一声:“妈呀,快跑啊!”
侯耀文:我……我拦你一下子吧,你说的这是我呀,还是你呀?
石富宽:你呀。
侯耀文:我是大伙儿的头儿,到这时候,我领头儿跑哇?
石富宽:你要组织大家抢险护洞,放下手里的工具,跑着扛木头去。
侯耀文:不对吧!我听你刚才说:“妈呀,快跑吧!”这“妈呀”是怎么回事儿?
石富宽:它是……这么回事儿,这个……这个……啊,对了,你们这个洞子里呀,有个女同志,叫“玛娅”,
侯耀文:我们洞子里什么时候又出了个女的?而且听这个名字好像是个俄国人哪?
石富宽:对呀,你看现在电影里,通俗歌儿里都有女的。
侯耀文:那为什么?
石富宽:没有她们不热闹。
侯耀文:这可就热闹大发了。
石富宽:咱们这不是演义吗!
侯耀文:我跟你商量商量,等你们文工团挖洞子的时候,再加这个女的行吗?
石富宽:算了,这段算我白说,咱们还说塌方吧!
侯耀文:对了,你说正经儿的吧。
石富宽:各位:李铁柱大喊一声:“塌方了!注意安全!”这真是无巧不成书,铁柱抬头一看:哎哟,有一块儿床板大小的石头已经裂开了,这要是砸下来,下面的工人就得砸成肉饼啊,眼看着这石头缝子是越裂越大!李铁柱一看,抱起一根木头就往上冲,正在这时候,就听“哗啦”一声,您要知这块巨石到底掉下来没有,请听下回——分解。
侯耀文:哎,你怎么不说了。
石富宽:不能再说了,这得留个“扣子”。
侯耀文:什么“扣子”?
石富宽:就是到了关键的时候,把它停住,这样哪听众好追着你再听。
侯耀文:是这么回事儿。
石富宽:对了,
侯耀文:我问问你:我给中央领导汇报,让中央领导追着我再听?
石富宽:啊……我们平常说书都这样。
侯耀文:你这样成啊,你是演义呀,我们可不能等啊。
石富宽:那你说说你们是怎么办的?
侯耀文:当时我一看那石头要掉下来了,我赶紧抱着一根木头跑过去把它支上,我说“同志们,为了安全,你们先撤出去吧。”可同志们说,“队长,要活一块儿活,要死一块儿死!就是死也要保住隧道啊。”说着话,同志们是哪儿危险往哪儿冲,哪儿最紧张就往哪儿上,经过六个多小时的抢险,隧道终于保住了,我们战胜了塌方,保证了挖掘工作的正常进行……
石富宽:太好了,战胜了塌方,大伙儿高兴不高兴?
侯耀文:那当然高兴。
石富宽:是不是应该庆祝庆祝。
侯耀文:你又要干什么?
石富宽:我看前边我就不管了,关键是后边这儿,我给大伙儿说说,你们开个庆祝会怎么样?
侯耀文:你说说,我听听!
石富宽:话说同志们战胜了塌方是兴高采烈啊!你抱着我,我抱着你,是热泪盈眶。有敲锣的,有打鼓的,有放鞭炮的,霎时间,工地上像过年一般。有的说,队长,你得请客呀!这个说:“对,咱们吃生猛海鲜。”那个说,“不行,这两天我肚子不好,最好吃涮羊肉。”
侯耀文:这几位都是你们文工团的吧?
石富宽:还有的说:“队长,咱们也甭吃,发点儿抢险费吧,一人五千块钱怎么样?”
侯耀文:大伙儿说什么?
石富宽:大伙儿说:“好啊!就这么办吧!”
侯耀文:这些人都是哪儿来的?
石富宽:当时李铁柱一听这高兴啊!
侯耀文:我还高兴。
石富宽:对,你说:“同志们,没问题,不仅发钱,还放假三天,咱们喝他个一醉方休。”
侯耀文:我说同志,我拦你一下吧。
石富宽:怎么了。
侯耀文:我们当时没开庆祝会,我就说了一句话!
石富宽:你说什么?
侯耀文:“同志们!洗洗脸吃饭吧,早点休息,明天按时上工。”
石富宽:合算我给你排半天都没用?
侯耀文:你说的这些个我们那儿都没有啊!
石富宽:这不是演义哪!
侯耀文:对了,我算明白你这演义是怎么回事?
石富宽:怎么回事了。
侯耀文:就是没实话呀!
石富宽:我呀。
 
  以上就是“侯耀文石富宽1997年央视春晚相声《京九演义》台词”的内容,感谢您的阅读,喜欢的话就赶紧收藏吧。想要阅读更多关于相声台词大全的内容,请关注牛台词(cnhbtc.com),我们为您准备了更新、更好、更经典的台词文章,更多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本文关键词: 春晚相声 央视春晚 侯耀文 石富宽
文章由牛台词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链接:http://cnhbtc.com/xstcdq/xstcdq820.html

欢迎分享转载→ 侯耀文石富宽1997年央视春晚相声《京九演义》台词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推荐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内容分享!
Copyright © 2019-2023 牛台词 cnhbtc.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2020034440号-1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