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台词分享网站

当前位置:台词 > 相声台词 > 相声台词大全 > 侯耀文石富宽1993年央视春晚相声《侯大明白》台词

侯耀文石富宽1993年央视春晚相声《侯大明白》台词

发布时间:2020-11-16 11:36源自:cnhbtc.com作者:牛台词阅读()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等内容。下面就是我们为您准备的关于“侯耀文石富宽1993年央视春晚相声《侯大明白》台词”的内容,欢迎您的阅读,希望您能喜欢。
 

《侯大明白》介绍

 
相声《侯大明白》是侯耀文,石富宽在1993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的节目,至今仍是观众所津津乐道的名作之一。
 
《侯大明白》是1993年春晚的作品,排练期间,侯耀文的父亲侯宝林老先生已经病势沉重,他既要照顾老父亲,又要排练节目,异常辛苦。他说:这可能是我献给父亲的最后一个春晚节目了。他老人家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演好,我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大家被他的孝心感动,给他的节目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
 
那年春晚,耀文和石富宽搭档的《侯大明白》非常精彩。不过让人遗憾的是,那真的成了他献给父亲的最后一个春晚节目。1993年2月14日,侯宝林先生与世长辞。
侯耀文石富宽1993年央视春晚相声《侯大明白》台词
 

《侯大明白》台词

 
  侯耀文:新春大吉,大吉大利,身体都好呀!都好,都好!
  石富宽:好!
  侯耀文: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合家欢乐。
  石富宽:好!
  侯耀文:这我懂,大年初一了应该给您拜年了。
  石富宽:对,给你拜年!新年好!
  侯耀文:这你得懂事,知道吗?
  石富宽:是。
  侯耀文:大年初一了,家家户户一走,给人拜个年,图个吉利,图个高兴。
  石富宽:应该这样。
  侯耀文:我教给你,这个你要不明白问我。
  石富宽:好。好。
  侯耀文:你们这干什么呢?
  石富宽:哦,这是春节联欢晚会的直播现场。
  侯耀文:哎呦,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呀?
  石富宽:跟你说什么呀?
  侯耀文:我要给你出点主意,能比现在还好呀!
  石富宽:哦,您这个人懂艺术?
  侯耀文:这事瞒不了我,这事我都明白,嘿嘿!
  石富宽:那您简单的跟我们说说。
  侯耀文:你想你这...今天你这...怎么弄这么些人呀?
  石富宽:热闹呀!
  侯耀文:不行啊!
  石富宽:哦?
  侯耀文:这中国人本来就多,天天你瞧着我我瞧着你。
  石富宽:哦。
  侯耀文:好容易过春节了,打开电视机一看还是这么些人,不行。
  石富宽:那么依着你呢?
  侯耀文:你找点那不是人的那个。
  石富宽:哦,啊?什么话呀这。
  侯耀文:不是!不是活的,就是那个机器人。
  石富宽:哦,机器人!
  侯耀文:啊!你要弄;俩机器人站这说相声多好玩呀!
  石富宽:那怎么说呀?
  侯耀文:俩人一站。
  石富宽:哦。
  侯耀文:!·#¥%—*!·#¥%—*!·#¥%—*……
  石富宽:哦?哦嗨,行了,行了,行了。听不懂。
  侯耀文:哎呦,艺术在于含蓄,多好玩呀。
  石富宽:哦,唱歌也用机器人呀?
  侯耀文:不行,那就重了!你弄俩猴唱歌啊。
  石富宽:猴唱歌?
  侯耀文:俩猴往这一站。!·#¥%—*!·#¥%—*!·#¥%—*……多好。
  石富宽:行了,行了,行了。得你这主意我记住了。
  侯耀文:怎么样?
  石富宽:下回再搞节目,我跟导演说说找你去。
  侯耀文:跟导演说赶快找我啊!这样不行。
  石富宽:哦,行行。您贵姓呀?怎么称呼呀?
  侯耀文:姓侯,侯耀文。记住就行了。
  石富宽:哦,记住了。
  侯耀文:哎~
  石富宽:那赶明上您单位那,一找侯耀文...
  侯耀文:哎哎哎哎,不行。到我们单位别找侯耀文啊。到我们单位你得这么问,
  石富宽:怎么问呀?
  侯耀文:同志我跟你打听一下。
  石富宽:啊。
  侯耀文:您这单位有一个叫侯大明白的,这人在哪呢?
  石富宽:侯大明白?
  侯耀文:哎~!人家告诉你了,就那个,那个,那个喝凉水的那个,那就是侯大明白。
  石富宽:哦,那么具体您在哪个单位呀?
  侯耀文:哪个单位?这个...反正跟你们都有关系。
  石富宽:哦,文艺单位。
  侯耀文:嗯嗯。
  石富宽:那么您主管哪部门呢?
  侯耀文:管是管不了什么了,倒是煮点儿。
  石富宽:煮点儿?
  侯耀文:嗯,煮。我煮点白菜呀、萝卜呀、水疙瘩呀,拿开水一焯,拿盐淹上。
  石富宽:哦,煮这个。明白了。
  侯耀文:哪位需要找我。
  石富宽:您是淹咸菜的。
  侯耀文:怎么了?
  石富宽:不是文艺单位的?我跟您说,刚才你那几个主意呀,不怎么样。
  侯耀文:不怎么样,我下回给你出好的呀。
  石富宽:不行,下回您的主意就更馊了。
  侯耀文:馊那是天热,你搁盐少了。
  石富宽:还是咸菜呀?
  侯耀文:就是呀!
  石富宽:好嘛。
  侯耀文:哦?
  石富宽:我说既然您什么都明白呀。
  侯耀文:哦。
  石富宽:你应该给你们单位出出主意。
  侯耀文:不行,我们单位那一群糊涂虫呀。就我一明白人,他不容我。
  石富宽:那您怎么办呢?
  侯耀文:我回家,回家听听音乐,到晚上七点了打开电视,看电视。
  石富宽:哦,看看新闻联播。
  侯耀文:哎!哎哎?我问问你。
  石富宽:啊?
  侯耀文:这电视里这个...这晃晃悠悠这飞机这怎么回事?
  石富宽:哦,这是飞机要降落。
  侯耀文:这飞机怎么降落知道吗?
  石富宽:我不知道。
  侯耀文:这瞒不了我呀,这我可明白。
  石富宽:哦,你明白。
  侯耀文:这个飞机是这样啊。
  石富宽:哪样?
  侯耀文:先减速。
  石富宽:哦?
  侯耀文:然后对准跑道。
  石富宽:哦。
  侯耀文:把起落架放下来。
  石富宽:哦。
  侯耀文:把俩翅膀呀,扣下来。
  石富宽:嗯。
  侯耀文:然后,哗,轻三点就着地了。
  石富宽:轻三点?
  侯耀文:就是三个轱辘同时落地,那算高手。
  石富宽:喝!您,您连开飞机都会。
  侯耀文:那当然了。
  石富宽:那您淹咸菜有点屈才了。
  侯耀文:哎呦,干什么不是奉献呀,是不是。
  石富宽:您这就够现的了。
  侯耀文:哎?从这飞机上下来这是谁呀?
  石富宽:哦,这是外国总统,来访。
  侯耀文:接外国总统怎么接,知道吗?
  石富宽:我不知道。
  侯耀文:这可瞒不了我,这我可明白,
  石富宽:礼宾的事儿,你也懂?
  侯耀文:那当然,我明白极了。
  石富宽:哦。
  侯耀文:你,你看着啊。
  石富宽:嗯嗯。
  侯耀文:我教给他啊。
  石富宽:嗯。
  侯耀文:这总统,从飞机上往下走。哎,顺着梯子往下走,快点。
  石富宽:废话!
  侯耀文:哦?
  石富宽:那外国总统有顺竿往下出溜的吗?
  侯耀文:你说的那是救火队的,那是。
  石富宽:什么呀这。
  侯耀文:哎哎,别一人走,回去。掺着太太,一块往下走。
  石富宽:哦。
  侯耀文:哎,下来。跟我们领导人握手。拥抱,左边一下,右边,右边还一下。哎,这都得先教,你看着。
  石富宽:谁用你教啊。
  侯耀文:哎,顺着毯子往前走。别,别出那毯子啊,别出那毯子。出那毯子就不对了。
  石富宽:哦。
  侯耀文:顺着毯子,招手,招手。别走了。站好了,站那台儿上。马上奏你们国家国歌。
  石富宽:哦,国歌。
  侯耀文:哎,听着啊,当当当啦嘀,当哒啦啦啦啦啦.....
  石富宽:行了,行了,行了。
  侯耀文:预备!
  石富宽:什么预备呀?您这是回娘家呀,这是。
  侯耀文:我这歌熟呀。
  石富宽:熟象话吗?
  侯耀文:好,好好,上车,上车,上车。哎!头一辆别上。
  石富宽:怎么?
  侯耀文:头一辆,那是开道的,那是。坐第二辆,带小旗那个,那是总统的。
  石富宽:哦。
  侯耀文:好,这就到木樨地了,是吧。
  石富宽:嗯。
  侯耀文:往北,往北拐。哎,别往右拐,往左拐,往左拐进国宾馆。
  石富宽:哦。
  侯耀文:往右拐就到红塔礼堂了。
  石富宽:哦。
  侯耀文:他们得先进国宾馆。
  石富宽:对。
  侯耀文:然后会谈。
  石富宽:哦。
  侯耀文:会谈完了以后呢,就是国宴。
  石富宽:哦。
  侯耀文:国宴完了以后,再看节目。
  石富宽:哦。
  侯耀文:这个国宴,哎,怎么吃国宴你知道吗?
  石富宽:不知道。
  侯耀文:这你不懂呀?
  石富宽:我不懂。
  侯耀文:这瞒不了我啊,这我可明白。
  石富宽:这你也明白?
  侯耀文:这国宴先上四个大菜。
  石富宽:什么菜?
  侯耀文:一个是淹萝卜丝儿呀,淹萝卜块,淹萝卜条呀,淹萝卜片。
  石富宽:好吗,四盘咸菜呀?
  侯耀文:哦,怎么了?
  石富宽:什么怎么了。
  侯耀文:你不爱吃,你拿开呀,先上汤呀。
  石富宽:这你说对了。
  侯耀文:对不对。
  石富宽:西餐,第一道菜是汤。
  侯耀文:哎,西餐先上汤。
  石富宽:什么汤?
  侯耀文:南豆腐淹雪里蕻。
  石富宽:还是咸菜呀?
  侯耀文:哦,我们就趁这个。
  石富宽:好吗,你们淹这点玩意儿,都卖国宾馆啦?
  侯耀文:这我都知道,你找那...换换台,换换台。找我不会的那看。
  石富宽:哦。
  侯耀文:这台是什么呀?
  石富宽:哦,这台呀?
  侯耀文:嗯。
  石富宽:科技知识。
  侯耀文:科技知识,电脑,电脑懂吗?
  石富宽:我不懂。
  侯耀文:哎呦,各位注意呀,电脑马上进入家庭了啊。
  石富宽:哦。
  侯耀文:一定要学会电脑。
  石富宽:哦。
  侯耀文:电脑就俩条。
  石富宽:嗯。
  侯耀文:一个叫程序,一个叫储存。
  石富宽:您说对了。
  侯耀文:程序,懂吗?
  石富宽:我不懂。
  侯耀文:我给您讲讲这程序呀。
  石富宽:嗯嗯。
  侯耀文:程序是这样的。
  石富宽:哪样?
  侯耀文:就是铺上一层白菜,洒一层盐呀,搁一层辣椒面儿。铺上一层白菜,洒一层盐呀,搁一层辣椒面儿。
  石富宽:行了,行了,行了。您又淹上了?
  侯耀文:不,我这不是给你举个例子吗?
  石富宽:我明白。
  侯耀文:这储存懂吗?
  石富宽:不懂。
  侯耀文:储存可太难喽。
  石富宽:哦。
  侯耀文:你储存不好,一长白毛就没法吃了。
  石富宽:还是咸菜!
  侯耀文:你搁塑料袋里,把空气扣开...
  石富宽:行了,行了,行了。
  侯耀文:换个台,换个台。找我不会的那个。
  石富宽:哦。
  侯耀文:这台是什么?
  石富宽:哦,这个。
  侯耀文:嗯。
  石富宽:妇幼保健知识。
  侯耀文:今天介绍什么呀?
  石富宽:今儿,这是无痛分娩法。
  侯耀文:啊?这个...这个无痛分娩法懂吗?
  石富宽:我不懂。
  侯耀文:这你可不懂了,这瞒不了我。这我可明白。
  石富宽:这你也明白?
  侯耀文:明白呀,我也亲身体会呀。
  石富宽:哦!你?
  侯耀文:这个...啊...就是我妈生我的时候我一点都不疼。你知道吧
  石富宽:什么事呀?
  侯耀文:不是,不是,这个无痛分娩法关键就是姿势问题。
  石富宽:哦。
  侯耀文:哎,这个姿势你得...你学点别的好不好你。学这干什么呀?
  石富宽:谁学这个了?
  侯耀文:学这个...这种人你说...
  石富宽:你呀..
  侯耀文:换个台,换个台。
  石富宽:别换台了。
  侯耀文:怎么了?
  石富宽:我瞧出来了。
  侯耀文:哦?
  石富宽:你这个人呀,不学无术,光说不练。
  侯耀文:我干吗,光说不练,我上回练了一回,不是让警察给我抓走了吗?
  石富宽:不能!
  侯耀文:哦?
  石富宽:你这么明白的人,怎么能让警察给抓起来呀?
  侯耀文:倒霉就倒霉这明白上了。
  石富宽:怎么回事呀?
  侯耀文:那天我刚一上汽车,我一看,呦~这车上怎么这么些人呀?
  石富宽:哦。
  侯耀文:这里头肯定有好人有坏人。哎,我看这人就象坏人。小偷呀,这人。
  石富宽:这可不能乱猜啊!
  侯耀文:维护社会秩安,人人有责呀。
  石富宽:哦。
  侯耀文:再说这个怎么看小偷会吗?
  石富宽:我不会。
  侯耀文:这瞒不了我,这我可明白。
  石富宽:你又明白?
  侯耀文:这小偷跟正常人不一样。
  石富宽:哦?
  侯耀文:咱们正常人腆胸迭肚。
  石富宽:嗯。
  侯耀文:两眼往前看。
  石富宽:是。
  侯耀文:小偷就不然了。
  石富宽:小偷呢?
  侯耀文:小偷低着头,俩眼往上翻。
  石富宽:行了,行了,行了。
  侯耀文:专门看您这仨兜。
  石富宽:仨兜?
  侯耀文:哎,知道上面这兜叫什么吗?
  石富宽:叫什么呀?
  侯耀文:这叫天窗。
  石富宽:哦,那这兜呢?
  侯耀文:这叫平台。
  石富宽:裤兜?
  侯耀文:这叫地道。
  石富宽:哦。
  侯耀文:这瞒不了我,这我都明白。
  石富宽:哦,你又明白。
  侯耀文:哎,我一看,我说这就是小偷呀,这个。
  石富宽:哦。
  侯耀文:哎呀,我说。
  石富宽:哦?
  侯耀文:您看这小偷没有,初学乍练呀。
  石富宽:哦。
  侯耀文:一看,他就不是专业的,业余的。
  石富宽:哦。
  侯耀文:业余爱好。
  石富宽:哦。
  侯耀文:您看他那俩手就不专业。
  石富宽:怎么了?
  侯耀文:人专业那俩手指头是齐的。那看他这一长一短,这出不了活儿呀这个。
  石富宽:喝!
  侯耀文:这我明白呀这个。
  石富宽:哦,又明白。
  侯耀文:啊,再说了,他这眼睛也不对呀。
  石富宽:哦?
  侯耀文:他眼睛看不准呀。你别,别偷那老头,你偷旁边那个,偷旁边那个,偷旁边那个我好把他抓住。只要他一下手我就把他抓住。
  石富宽:哦?
  侯耀文:快点,旁边那是出差的,偷那个人。快下手,下手。哎呦,你怎么那么笨,快点下手,你急死我了,你躲开我教给你。
  石富宽:啊?
  侯耀文:哎,你看出来了吧。
  石富宽:呵呵。
  侯耀文:哎,你...我怎么给掏出来了?
  石富宽:你看看。
  侯耀文:不是...那...我是那座车的。您是,您是?啊!警察啊!!
  石富宽:得。
  侯耀文:哎呦,警察同志。我不是小偷,我临时帮忙呀我是。
  石富宽:这有帮忙的吗?
  侯耀文:不是,我就是给他示范一个。您....
  石富宽:你这是教唆。
  侯耀文:不是...这...您说这怎么办呀这?
  石富宽:什么怎么办呀?走,跟我上分局。
  侯耀文:分局就分局吧,到分局我再跟您解释吧。哎,不过警察同志。
  石富宽:哦?
  侯耀文:有件事,咱们可得说清楚喽。
  石富宽:什么事呀?
  侯耀文:您要带我走可不能上公安分局。
  石富宽:那上哪呀?
  侯耀文:因为这车上作案呢,他属于那交通分局管,这您可慢瞒不了我。这事我明白呀。
  石富宽:你还明白呐!
 
  以上就是“侯耀文石富宽1993年央视春晚相声《侯大明白》台词”的内容,感谢您的阅读,喜欢的话就赶紧收藏吧。想要阅读更多关于相声台词大全的内容,请关注牛台词(cnhbtc.com),我们为您准备了更新、更好、更经典的台词文章,更多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本文关键词: 春晚相声 央视春晚 侯耀文 石富宽
文章由牛台词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链接:http://cnhbtc.com/xstcdq/xstcdq808.html

欢迎分享转载→ 侯耀文石富宽1993年央视春晚相声《侯大明白》台词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推荐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内容分享!
Copyright © 2019-2023 牛台词 cnhbtc.com 版权所有 ICP备案:鲁ICP备2020034440号-1 鲁公网安备鲁公网安备:37011202001111号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