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台词分享网站

当前位置:台词 > 小品台词 > 小品台词大全 > 陈佩斯朱时茂1985年央视春晚小品《拍电影》台词

陈佩斯朱时茂1985年央视春晚小品《拍电影》台词

发布时间:2020-10-29 22:50源自:cnhbtc.com作者:牛台词阅读()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等内容。下面就是我们为您准备的关于“陈佩斯朱时茂1985年央视春晚小品《拍电影》台词”的内容,欢迎您的阅读,希望您能喜欢。
 

《拍电影》介绍

 
《拍电影》是陈佩斯、朱时茂编剧并主演的小品。该作品于1985年2月19日在《198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播出。
 
该小品主要讲述陈小二为了圆上自己的演员梦,在冬天里穿着单衣拍摄夏天的戏,最后被冻僵的故事。
陈佩斯朱时茂1985年央视春晚小品《拍电影》台词
 

《拍电影》台词

 
幕后:马主持, 您看见我们导演了吗 ? 什么导演 ? 导演导演 。 朱导演 。 不知道。 你那边找找 ,看看那边有没有, 那边。
导演:大家注意了,今天天气比较冷,是在零下三十度的情况下,进行拍摄电影。 因此呢,我们各个部门都要抓紧时间,在演员没有到来之前,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全部准备好,只要是演员一到。我们立刻投入拍摄。你们这儿开始行动起来了。天气冷的可以运动运动。对对,服装把箱子都打开。对。
(陈小二走了出来)
陈小二:(对导演) 导演。
导演 :道具,都陈设出来。
陈小二: 导演,导演。
导演: 面熟啊。
陈小二:是面熟啊,您忘了。去年的今天,我在您的片子里拍了一个镜头,一桶面条吃进去,还是您,您送我去医院抢救的,您肯定忘了。
导演:(恍然大悟)陈、陈小二 ,快一年没见了,就是,你身体怎么样了 ?
陈小二: 我身体现在基本恢复健康了,
导演:那好,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导演:没有,就是这阴天下雨的时候,它还是有点儿浑身胃疼。
导演: 阴天下雨 那个叫做什么, 风湿胃。
陈小二:对,风湿性关节胃,对对。
导演:(担心) 今天天气冷,你赶快回去休息。
陈小二:我找您有点儿事。
导演:回去休息休息去。
陈小二: 导演。
导演: 回去休息啊。
(对后面) 赶快准备起来了,剧务,赶快派人去找演员呐。
陈小二: 去去,快快,去去看看啊!导演!
导演:我说四十份招聘演员的广告,你都贴出去没有啊?贴出去了?难道就没有一个演员来报名吗?
陈小二:有啊,在哪儿呢。导演在这儿呢。您看,这不是......(拿出一张大纸)招聘广告吗?您看这上写着 ......(指着纸上的字)五官端正,身体强壮,我觉得我都合格,所以我今天再碰碰运气。
导演:我跟你说,去年就是因为你,我影片里头到现在还缺一个镜头。
陈小二:(愧疚)是,我知道。我觉得很对不住您。可是今年不会了,今年我主要练习的就是吃面条。导演,我跟您说,您说今天吃几桶吧!您说,多了不敢说,三桶之内我没问题呀!导演!
导演: 我跟你说,今年不吃面条。
陈小二:不吃啦。
导演: 今年呐,我们主要是要一个身体好的。
陈小二:(自信) 我身体结实!您看,我还行。
导演: 不不,我要不怕冷的。
陈小二:我抗冻啊,导演。我在医院里一直没有间断身体锻炼。导演,您,你不行,您说怎么着吧。我给您来段武术怎么样不,您看看我基本功扎实不扎实,我给您下个叉。导演,来,您到这面来看。
(把鞋一脱,放在脖子那里)您看呐,导演。您觉着怎么样,导演,您看好,我还能往上扛一扛。
导演:(惊喜) 他还真练过,好了好了。怎么样,我说,剧务啊,有没有第二个来报名的演员。
陈小二:不会有了。
导演:为什么?
陈小二:四十份招聘广告全让我揭下来了。您就答应我吧,导演。我跟您说,我是每天我都盼着这一天呐,导演。您知道我心里多么渴望当一个电影演员。可您知道我并不好。
导演:好,行了。我跟你说,今年再用你一回。
陈小二:(惊喜)真的?导演。
导演:咱们这可叫不打不成交。
陈小二: 是是。
导演: 这下全看你的了。
陈小二:没问题,导演。
导演:好,我跟你说,我们这个戏呀,它是反映近几年来,我们农村的面貌那是大变样呀。对,农村变化那是太大。对,农民的家里头它有的都买了......
陈小二:(抢话)彩色电视机、录音机。你说什么没有啊,缝纫机、自行车、手表、还有老母鸡。什么养鸡专业户,有的家里头,他还买了 汽、 拖拉机、大拖拉机、小拖拉机、手扶拖拉机、骑着摩托车下地、有的那威风! 嘟嘟嘟!
导演:(生气)你嘟嘟什么你嘟?是你说是我说?
陈小二: 我说呀,不,是您说呀,对不对?您说。
导演:是不是,这个大好形势你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我也不说了。我给你讲讲这个戏吧,您说说这剧本,我这个剧本里头,它主要是描写了一个中年农民。
陈小二: 中年农民,巧啊。我跟你说,我今年正好三十岁。这个有农村生活。您看,我爷爷是农民,我父亲您知道那算半个农民嘛,我那当然是农民的后代了,对不对?我虽然住了一年医院,可在医院里我对农村的形势那我是特别地关......
导演: 你说吧。
陈小二:不不,导演您别生气。还是听您的。
导演:你说完了?
陈小二:我说完了,听您的。
导演:(生气) 是什么呀是?我刚才说到哪儿来着?有一个中年农民......
陈小二:对,这个。我今年正好三十岁,我知道这个,你看我爷爷是农民。我父亲......
导演:(怒) 你能不能闭嘴呀?
陈小二: 对不起,对不起,导演,还是听您的。
导演: 这个中年农民呐,他从县城里卖了余粮回来,手里拿了很多的钱。他见到乡亲们以后,他很高兴地说了一段话,知道了?其实这个戏也很简单,对,他就是一种很高兴的情绪。
陈小二: 这个没问题,导演。没问题。我跟您说,不就是高兴吗?我这个人就有这个特点。
导演:什么特点?
陈小二:我一看见钱,我就高兴,钞票拿在手里, 一五 一十 ,十五 二十 ,二十五 三十......
导演:(示意停下) 好好,可以了。
陈小二: 四十五 五十......
导演:好了 好了,没问题,你听着,我,王老五。
陈小二:(疑惑)不是,您,您不是姓......改名了?
导演:(莫名其妙)什么改名了。
陈小二: 您不是叫导演吗?
导演:我说的这是台词。
陈小二:台词?我说的?
导演: 对对,你说,乡亲们呐。你说,我王老五,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呐,没啥说的。
陈小二:什么什么?导演。
导演:没啥说的,都到我家喝酒去吧。
陈小二:(摆出姿势)喝酒去吧,您看这身段怎么样?
导演:来来来一遍。
陈小二:从头来。
(先举左手,后来想起来是右手)
是这个手指头,你说。
(指着台下的某一个人)
乡亲们呐,我王老五......
导演:(示意停下)停停,不要你说。
陈小二:不要我说。(走了,导演见状,示意让他回来。)
导演: 来呀,来!
陈小二: 又要我说了,你说 (指着台下的一个人)乡......
导演: 停,不要你说。
陈小二: 那我就不说。
导演:我说的是你不要你说这两个字。
陈小二: 对嘛,我一个字都不说了。
导演: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笨呢,你......
陈小二:我不笨呐。
导演: 你怎么不笨?
陈小二:我是不笨。
导演:你不笨,连你说你不说都闹不清楚吗?
陈小二:(无辜)我清楚得很呐。
导演:(生气)清楚什么?
陈小二:你让我说我就说,不让我说我就不说嘛。
导演:我说是这样子的,你说,哎,你不说。
陈小二: 我不说......
导演: 对呀,你说是后边这个,乡亲们呐,我王老五等等这些,还要你说。
陈小二:对呀,我就是从你说乡亲们,我王......
导演:停停,就是你说,你一定不要说。
陈小二:(大惑不解)这个,导演,您到底让我说,还是不让我说?
导演:你看我的吧,我看您的,是不是?你见到乡亲们又很高兴,很高兴,你说,乡亲......说错了!
陈小二:我就是这么说的呀?
导演:我都让你气糊涂了,我给你比划一下吧。
陈小二:您比划着说。
导演:你看着,你说!
(比划着去掉这两个字)
不要了!
陈小二:(向导演去掉的方向看去)
导演:乡亲们呐,我王老五等等,从乡亲们开始往下说。
陈小二:(愣了一下)您这么一比划我就明白了,是不是?就是把这你说,像切肉似的把它剔掉了,是不是?
导演:好好好,对嘛。
陈小二:你这么一比划不就清楚了吗,你一会儿你说,你不要说,你到底让我说还是不说?
导演:这还是我的不是?
陈小二:那当然了。
导演:好好好,算我的吧,你来吧,来一遍。
陈小二: 就这点儿台词,那我身体有什么成不成的,没问题。
导演:那好,换服装。
陈小二:你看,现在农民可有穿西装的。
导演:不不。
陈小二:您看给我来一身什么西装合适?
导演:我跟你说我这个戏呀,它是山区里的戏。
陈小二:山区的戏,山区的戏有意思。
导演:(对台下)服装,把准备那件背心给他准备好。
陈小二:导演,您说什么准备?
导演:背心。
陈小二:鸭绒背心。
导演:什么鸭绒背心啊。
陈小二:皮背心。
导演:不对。
陈小二:毛背心也行。
导演:什么毛背心?
陈小二:那是什么背心?
导演:它就是打篮球,那个小背心嘛。
陈小二:打篮球的小背心。不是,那和那个光膀子 差不了多少呀,导演,您看这外头可下着鹅毛大雪,零下三十度,您让我穿着......
导演:我跟你说,我这个戏呀,它是夏天的戏。
陈小二:那咱们夏天再拍嘛。
导演:这要赶着春节期间上映嘛。
陈小二:是,那也不能让我穿个背心,在这雪地里站着,您说您,您也知道我这身体是关节胃嘛,对不对?您说这......
导演:(对台下)那再给他加件小褂吧。
陈小二:加小褂也够呛啊,您说是不是?
导演:他身体不行,那要不然这个......(对台下)剧务,咱们换一位演员。
陈小二:不不,导演导演不行。换演员那就算了,我坚持坚持吧,导演,那好。
导演:能坚持啊?
陈小二:能。
导演:好,换衣服。
陈小二:导演,行是行,就是坚持不了多一会儿,咱们可得快一点儿。
导演:(不耐烦)快快。
陈小二:那咱也别像去年那样一碗一碗又一碗......
导演:行行行。 (对台下)各部门注意了,现在演员已经定下来了,我们提醒摄影同志,注意几个问题,我们根据这个演员的特点来拍戏。这个演员他有个特点,他的鼻子比较大,根据这个特点,鼻子上一定不要打光。还有一个特点,这个演员眼睛小,拍戏的时候到最后这个镜头,要由中景推到近景。最后要特写,表现他这种情绪。说心里话,这个演员的形象不是很好看,你要拍漂亮一点。
陈小二:导演,这天。导演,钱拿来了。
导演:(看见了陈小二头上的毛巾)毛巾,毛巾不对,毛巾。
陈小二:(把毛巾转了半圈)要不这么着。
导演:不对不对。
陈小二:(把毛巾又转了半圈)回来。
导演:什么回来,你要拿下来。
陈小二:不是,放在这儿,搁在脑袋上还暖和一点儿。
导演: 你放在这儿,留着好擦擦汗什么的。
陈小二:擦擦汗呐我还,导演。
导演:好了,我们各部门注意了。演员已经来了,大家看一遍戏。预备,开始!
陈小二:这拍啦。
导演:你快来吧。
陈小二:不是,这受不了。导演,正式的了。乡亲们呐,我王老五活了这半辈子,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呐。乡亲们。 一五 一十, 十五 二十 ,二十五,今天晚上都到我家......
导演:等一等,没啥说的。
陈小二:还有一句。(继续演戏)都到我家......
导演:没啥说的呢。
陈小二:还有一句就完了,都到我家喝酒去吧。
导演:停,没啥说的呢?
陈小二:是没啥说的了。
导演:没啥说的你说了吗?
陈小二:没啥说的我还说什么?是不是?
导演:你这个人,这个台词里头有一句,没啥说的呢。
陈小二: 有吗。
导演:当然有了。
陈小二: 导演,您看这一冷呀。我又一紧张就给忘了,导演。
导演:这句话呀,说明这个农民这个性格嘛,没啥说的,这个憨厚的性格,你一定要说嘛。
陈小二:是是。
导演:不过也差不多,行行。不过你这个表演,比吃面条的时候,那还是有进步的。
陈小二: 多谢导演栽培,谢谢导演的栽培,那我就回去换衣服了。
导演: 咱们正式拍。
陈小二:(吃惊)正式拍,合着刚才那是......
导演:刚试一遍.
陈小二:这么冷的天,能一遍一遍地试吗?
导演:我跟你说,我们胶片紧张。
陈小二:合着人是有富余的,是不是?
导演:怎么那么多废话呢?各部门注意,正式拍,预备。好了,不行。
陈小二: 导演,我赶快活动活动。
导演: 好,正式拍,预备!
(导演刚要示意开始,陈小二打了个喷嚏)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
(陈小二又打了一个喷嚏)
陈小二:你能怪我吗,这能怪我吗这,导演。
导演:好了没有?(打喷嚏) 什么我好了没有?
陈小二: 好了就快拍吧。
导演:我(打喷嚏) 早就好了嘛。
陈小二:快拍吧。
导演:正式拍, 预备,开始。
陈小二:(总是擤鼻涕)乡亲们呐.....
导演:高兴点儿。
陈小二:我王老五.....
导演:不要哭。
陈小二:活了这大半辈子,大半辈子......
导演:停,我说你这干啥呢你,你这干啥呢你看你这是。
陈小二:这能怪我吗,这零下三十度,我穿单褂子站在这儿,您看您看这鼻涕,它是不由自主它流下来,您看,不是你,是不是,您看这都.....
导演:(弄了一下剧本)
陈小二:导演,对不起。
导演:擤擤鼻涕,擤擤。
陈小二:这不怪我嘛,谢谢导演。
导演:来来,站好。正式拍,预备。站好,别抖。
陈小二:谁抖了,你看你没抖,这怎么了。
导演:就是有点儿哆嗦,你哆嗦什么呀?
陈小二: 你说我哆嗦什么,他不是王老五回村嘛。
导演:对呀。
陈小二: 回到村里见到乡亲了嘛小风一吹,他不是怪凉快的嘛,是不是?
导演:不对,怎么不对,你这个地方应该感到浑身发热。
陈小二: 我浑身发热?
导演: 你想啊,你是从县城二十多里地一口气跑回村子里。
陈小二: 这么回事?
导演:你跑得是浑身的大汗呐。
陈小二:浑身大汗呐,对,行。等一等,我去跑二十里地回来好不好?
导演:(拦住了陈小二)这么多人等你跑二十里地呀?
陈小二:那怎么办呢?
导演:你要我怎么办你设计个什么动作,就.....
陈小二: 设计动作,有了,有了导演。您看这个怎么样。扇扇风。
导演:好,好的。
陈小二:我再拿毛巾擦擦汗。
导演:对对,要边擦边说。
陈小二:乡亲们呐,我王老五我是满头的大汗呐。
导演:好好,怎么样,停停。我说你脸上应该有汗呐。
陈小二:我上哪儿出这汗,导演您这也不能真的难为我。
导演:没关系,我有办法,有办法。
陈小二:能让我满脸是汗?
导演: 你满身都应该有汗。
陈小二:(惊喜)那好,您说。
导演: 化妆给他端一盆冷水上来。
(下面有人给了他一盆水)
陈小二:不行,导演
导演: 我跟你说。
陈小二:不行。
导演:拍电影什么苦都得吃。
陈小二:不行,这个苦咱受不了。
导演:快来吧。
陈小二:不是,导演。我这有胃病。导演,您这是干什么。导演,这是干什么,这是要出人命了,导演。
导演:(做了个在陈小二头顶倒水的动作)好了, 转过来。
(对台下)好好,现在演员是在零下的三十度,情况下进行拍戏,身上又浇了水。因此我们各个部门一定要注意,我们争取一遍就给它拍成。
陈小二:行了,不能再耽误了,行了,导演,赶快拍吧。
导演: 正式拍,预备,开始。说!
陈小二:说。
导演:不要你说。
陈小二:不要你说。
导演:你跟我说吧,乡亲们呐。
陈小二:乡亲们呐
导演:我王老五,把发热的劲头说出来。
陈小二: 我发热了。
导演:你什么呀?你说这乱七八糟。
陈小二:我满头大汗呐我是!
(向右倒去,导演拦住了)
我浑身大汗。
(向左倒去,导演拦住了他)
浑身发热了。(向后倒去,导演拦住了他)
我说,我浑身冒汗。
导演: 你怎么搞的你。
(陈小二“冻住了”)
你这个戏就是.....
(垂打陈小二,但毫无反应)
冻住了,剧务,赶快,救护车,你呀你,我说你身体不行嘛,你非说行,你呀你呀,还得我送你进医院,来吧。
(完结)
 
  以上就是“陈佩斯朱时茂1985年央视春晚小品《拍电影》台词”的内容,感谢您的阅读,喜欢的话就赶紧收藏吧。想要阅读更多关于小品台词大全的内容,请关注牛台词(cnhbtc.com),我们为您准备了更新、更好、更经典的台词文章,更多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本文关键词: 央视春晚 春晚小品 陈佩斯 朱时茂
文章由牛台词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链接:http://cnhbtc.com/xptcdq/xptcdq655.html

欢迎分享转载→ 陈佩斯朱时茂1985年央视春晚小品《拍电影》台词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推荐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内容分享!
Copyright © 2019-2023 牛台词 cnhbtc.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2020034440号-1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