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台词分享网站

当前位置:台词 > 小品台词 > 赵本山小品台词 > 赵本山范伟高秀敏2004年央视春晚小品《送水工》台词

赵本山范伟高秀敏2004年央视春晚小品《送水工》台词

发布时间:2021-01-05 12:09源自:cnhbtc.com作者:牛台词阅读()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等内容。下面就是我们为您准备的关于“赵本山范伟高秀敏2004年央视春晚小品《送水工》台词”的内容,欢迎您的阅读,希望您能喜欢。
 

《送水工》介绍

 
《送水工》是由张惠中导演,崔凯编剧,赵本山、范伟、高秀敏在《2004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的小品,该小品于2004年1月21日播出。
 
该作品讲述了一位当裁缝的母亲省吃俭用挣钱供儿子国外留学,为了让儿子安心读书,她骗儿子说自己又找了一个有钱的老伴儿,但儿子突然回国想看看自己的新父亲,母亲傻眼了,于是就租来一位送水工应急的故事。
 
2004年2月5日,该小品获得2004年中央电视台“我最喜爱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小品类一等奖”的奖项。

该作品刚开始的名称为《租老伴》。该节目在第一次2004年央视春晚彩排亮相时,赵本山特地让主持人倪萍告诉台下观众,《租老伴》要听取观众的意见进行改动。为了突出赵本山在小品中的中心地位,在第二次彩排时,《租老伴》的名字改成了《送水工》,而原本第一个出场的高秀敏,也改成了赵本山。赵本山大幅增加了小品中的包袱,这使得原来有些笑料不足、节奏松弛的《租老伴》,成了改善过的《送水工》。
赵本山范伟高秀敏2004年央视春晚小品《送水工》台词
 

《送水工》台词

 
送水工:卖拐卖车是忽悠腿,本事全杖一张嘴,想来想去挺后悔,所以改行去送水了。
倪萍:赵大叔。
送水工:哎呀妈呀,这不我梦中情人吗!报完幕都不走,是等着要见一面是咋地?
倪萍:今年的春节晚会我是想问问你你又准备忽悠谁呀?
送水工:我谁都不想忽悠了,我改行了。
倪萍:改行了,送水了?
送水工:我要忽悠你,你能行啊?
倪萍:忽悠我?赵大叔你瞧瞧,这个儿还不够吧?
送水工:范伟呢?
倪萍:范伟多高啊?
送水工:一米六一米七吧。
倪萍:那到底是一米六还是一米七啊?
送水工:他让我忽悠的一会儿一米六一会儿一米七。这么一米六,这么一米七,走起路来一米六一米七一米六一米七。
倪萍:好啊,你忽悠吧你。
送水工:哎呀,到了。就是这家。
母亲:呀!我儿子回来了,我这爹还没给雇着呢儿子,儿子!
送水工:看准了,这么大岁数,你就喊儿子,你有这么大儿子,除非提前用大棚扣出来了!
母亲:对不起、对不起。这爹这不来了吗?他爹?不是,儿子?不是,大哥。
送水工:你干啥,弄准了,这一进门就给订仨职称。
母亲:我忙着呢,大哥我求你帮个忙呗。
送水工:帮啥忙?说吧。
母亲:给我儿子装会儿爹。
送水工:给你儿子装爹?
母亲:就是给我装老伴。
送水工:啥意思?
母亲:来这二十块钱给你,你把这衣服脱喽!
母亲:你这衣服脱喽!
送水工:哎!
母亲:把那衣服脱喽。
送水工:你干啥玩意呀,我可是正经人哪。
母亲:大哥,谁不正经人啊?
送水工:正经人你花二十块钱你就扒老头衣服?你啥玩意?
母亲:大哥你误会了,你把那个脱了,把这个穿上,我儿子马上到家,来不及了。
送水工:你儿子咋的了?
母亲:我儿子今从国外回来,我儿子是研究生。
送水工:研究爹的?
母亲:不是。
送水工:那研究爹研究自己爹啊,拿谁研究谁?
母亲:他没爹,有爹我能让你装爹吗?
送水工:怎么回事呢?
母亲:大哥你听我慢慢给你说,我儿子出国留学那年吧,正好赶上我下岗,我儿子听到这个消息说啥都不念非要回来,我跟儿子撒个谎,我说儿子你念吧,我给你找了个最有钱的后爹,其实这孩子是我自个供的,我都供了六年了,我给人做成人活,你看我这手,大哥,我怕儿子回来一看不是那么回事,他又不安心读书了。
送水工:别说了,我明白了,你根本没这个事跟儿子撒慌,儿子读成回家就说我要见着这后爹,现在没有,你想拿我替会,唉,说明白了你脱衣服。
母亲:哎呀,太谢谢了。
送水工:这忙我能帮。
母亲:谢谢,谢谢。 大哥我一看你就是好人。
送水工:好谈不到,反正在作风上没出过问题。
母亲:来,这镜子戴上,唉,你别说还挺像,就这么定了,大哥我谢谢你了啊!
送水工:别,我还有个事,你这二十块钱装多长时间呢,一会啊,还是一天啊,是不是还得给这过夜啊,住哪?
母亲:你看你说的多难听哪,我儿子今天回国,人家考察,着忙开会,看一眼就走,还过啥夜啊,你说你!
送水工: 不是,我自己有老伴,我怕。
母亲:呀,大哥,我儿子回来了!就那么定了啊。
送水工:那行,那我赶紧上里屋躺着去。
母亲:换水,别躺着呀,不用。
送水工:不躺着我干啥啊?
母亲:不用,就这么定了。
儿子:妈,开门啊?
母亲:诶。儿子,儿子!
儿子:妈!
母亲:儿子!
儿子:诶!
母亲:儿子儿子你瘦了。
儿子:是吗?
母亲:还黑了。
儿子:晒的,我爸呢?
母亲:在屋呢!
儿子:是吗?哪儿呢?
母亲:哎,刚才还在屋呢。哎,搁这呢,儿子回来了!
母亲:快喊爹。
送水工:爹!
母亲:反了,反了。
送水工:我是你爹。
儿子:诶。
送水工:不是啊!我是你爹。
儿子:是。
送水工:没见过面。
儿子:爸,感谢您老对我的资助,我现在已经读博士后了。
母亲:儿子你读博士后了,哎呀,你咋不吱声呢,儿子都读博士后了!
送水工:你得往前整哪,不能老在后边。
母亲:来,把兜子拿下来。
儿子:妈,挺好的噢。
母亲:儿子瘦了。
儿子:妈,头发都白了。
母亲:呵呵,儿子,你给我,你看,你背它干啥呀?
儿子:放地上,爸,爸,您坐,坐,坐,坐,坐。妈。
母亲:儿子。
送水工:嘿嘿,我一寻思,真有意思还聊这……没事了吧,没事我得送桶去了。
母亲:你说你着啥急啊?
儿子:您那么忙吗,爸?
母亲:你爸爸抓全面工作,忙。
儿子:对,我爸是工程师。
送水工:我送水的。
母亲:对,对,管水利的工程师,水利。
送水工:就是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啥的。
儿子:是吗?
送水工:没我啥事,呵呵。我主要负责往东城、南城、北城调水啥的。
母亲:儿子,你爸看你回来了,可高兴了,要给你换一桶水,看着你还有点紧张,嘿嘿。
儿子:爸,爸别紧张,你一紧张我也紧张了。
送水工:头一次见面能不紧张吗?我也没装过……吃饭吗?
母亲:吃饭。你上厨房把鱼端来去。哎,这边,这边,这边。
儿子:妈,你别让我爸忙活了,您去吧。
母亲:那行,我去。
儿子:爸,您坐。
送水工:快点回来。
儿子:爸,眼睛有点花,是吧?
送水工:嗯,零下好几度呢!
儿子:我爸幽默,呵呵。
送水工:你出口多少年了?
儿子:出国六年。
送水工:听你妈说你搁那研究爹呢?
儿子:不是,没有,研究木乃伊。
送水工:哦,研究姨呢?
儿子:不是姨,是古尸。
送水工:古诗你上那儿研究啥啊,咱们国家就有古诗啊!唐诗三百首,窗前明月光,玻璃好上霜,要不及时擦,整不好就得脏,我都会。
儿子:爸,这个尸是尸体的尸。
送水工:哦,古人的尸体。
儿子:叫木乃伊。
送水工:那得叫姨奶。
母亲:哈哈哈哈哈,唠你姨奶呢。你姨奶可硬实了,儿子,看妈给你炖的鱼。
送水工:你研究那个木姨奶有点啥成果没?
母亲:给你爸爸汇报汇报。
儿子:哎,这个木姨奶……呃,不是,那个木乃伊,三千多年的木乃伊我能辨别出是真品,还是赝品。
送水工: 赝,什么叫赝品啊?
儿子:就是假的,假的就是赝品。
送水工:三千年你就能看出真假来,我赶紧送水去吧!
母亲:你老忙啥啊?
儿子:爸爸爸,您别急,我呀,给您买瓶酒,咱爷俩整两盅,好不好?我去拿酒去。
送水工:我这不撞枪口上了吗?三千年的木乃伊都整出真假来,一会我不露馅了吗?
母亲:唉 你别往他那上唠,你说点别的,说点别的。
送水工:说点别的行吗?
儿子:行啊,您乐意说什么您说什么,来来您坐,坐。
送水工:太厉害了,三千年的能分出真假……咱干了这盅,你看我这个人真……你是不是也有看走眼……一会塞出糖尿病来了!
母亲:来,喝酒喝酒。
儿子:喝酒,爸,爸,喝酒!爸,我……
母亲:㨄了。
儿子:㨄了,我爸㨄了……
母亲:你能干吗?
儿子:我干了,我陪我爸!
母亲:唉呀,我儿子酒量见涨啊,嘿嘿。
儿子:我没量,我就是陪我爸,爸呀!
母亲:嗨,忙啥啊,慢点喝呀,来来来。
儿子:那我还干。
母亲:呀呀呀呀呀,又干了,呵呵。
儿子:哎呀,我爸海量。
母亲:少来吧。你看,你爸喝酒快,呵呵?哎呀高,慢点喝。
儿子:都倒上,倒上。
母亲:慢点,慢点,慢点!
儿子: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别着急啊,爸!
母亲:你慢点。
儿子:您得让我说话,爸呀。千言万语,您也报答不了我对您老的养育之情,不是,不是是不,反了,就是你对我老 ,不是,这怎么说呀……
送水工:都在酒里边。
母亲:又干了。
送水工:哎呀,我得送桶去了,要不出不去了!
母亲:唉。
儿子:爸。
送水工:唉呀妈呀,这酒,外国啤酒劲太大了,这……
儿子:爸,不是啤酒。
母亲:你是不是喝多了?
儿子:爸爸爸,这是洋酒。
送水工:我见过。
儿子:啊?
送水工:你别笑话我,我也是有身份人,我告诉你有一次我到大酒店消费去,我就喝这种酒,我往那一坐,我说上酒,小姐卡就把这酒拿过来,我说多少钱,她说1880,她问我你开吗?我说开,她砰就启开了,我说你开玩笑呢吧!
母亲:你爸到哪喝酒都是别人请他。
送水工:谁请我啊,她把我拉住不让我走了,我说什么酒这么贵,她说就是人头马面。
儿子:不是,是人头马没面。
送水工:是,就这酒,把我弄没面子了。
儿子:爸太幽默了!
送水工:我说老弟……
母亲:哎?
送水工:今天咱哥俩尽兴……
儿子:尽兴。
送水工:大哥不是吹的,说别的话,老弟。
儿子:大哥,不是。
母亲:诶。
儿子:爸。
母亲:你俩整的啥辈啊?
儿子:爸,爸!
送水工:我平时不喝这种酒。
儿子:我跟你说,我爸这是幽默,知道吗?冲您老这幽默这劲头,我给您送个礼物您肯定喜欢,哎呀,我爸太可爱了。
母亲:你可以走了。
送水工:不是,我接受感谢。
母亲:你可以走了!
送水工:他不是来谢我来了吗,你咋回事呢?
儿子:爸,爸,把那个摘了,戴这个。
母亲:这个帽子他戴不了,你留着吧!
儿子:妈,我爸高兴,我爸高兴,唉,戴上,哎呀……
送水工:戴这个行不?
儿子:西部牛仔。
送水工:不对,西部牛仔得有皮靴。
儿子:有,有,有,有,有,有。
母亲:你那个鞋别给他!
送水工:我在电视上看到过西部牛仔。
母亲:你留着穿。
儿子:我爸高兴。
送水工:外国人放牛都穿这玩意儿!
儿子:爸爸多大脚?
送水工:你多大脚?
儿子:我41的。
送水工:你多大鞋我多大脚,正好,嘿嘿。
母亲:他穿不了!
儿子:踩,踩,踩。
送水工:我这脚就是为你这鞋长的。
母亲:他穿不了,你看他脚后跟还在后边露着呢!
送水工:哎呀,穿几年就下去了。
儿子:太好了!
送水工:这回咋样?
儿子:挺好。
送水工:我送水我攒钱,我高低买个皮夹克!
儿子:有,有,有,我这皮夹克,现成的。
母亲:这个你穿。
儿子:我爸高兴,我爸高兴,我爸高兴。穿上,穿上。
送水工:都给我这儿。
儿子:来,全套的。
送水工:你太够哥们义气了!
儿子:哎呀,老牛仔,老牛仔。
送水工:我这回我再上谁家送水去,我看谁敢惹我!
母亲:唉,你完成任务,你可以走了,把这个脱下来。
儿子:妈、妈、妈、妈。爸呀,我还有一件最重要的礼物要送给您老,坐!
送水工:还有?
儿子:爸,这是我论文的稿费,五千美金,您的!
母亲:他拿这钱上哪花去?
儿子:妈,妈,给我爸啊,给我爸。
母亲:我给他保管。
儿子:妈,妈,妈,给我爸不等于给您吗?收好。
送水工:那我揣起来。
母亲:哎!给你啥你要啥,拿自己不当外人啊,忘了你啥身份啦?
儿子:妈!怎么跟我爸这么说话呢?
送水工:你也跟我妈这说话呢?你妈。你妈说的对,我哪有资格要这钱啊,我要有你这么个好儿子……
儿子:爸,我就是您的好儿子!
送水工:可我是赝品哪。
儿子:你是我的亲爸。
送水工:我假的,我是赝的。
儿子:您进我们家一天门也是我的亲爹。
送水工:我才来一会,是你妈花二十块钱雇的。
母亲:大哥,你都给我说漏了干啥呀,你?
送水工:我不说漏了,我这揣走你能干吗?孩子,你上学那年你妈就下岗了,就怕你在外面不安心读书,所以撒谎说给你找了个后爸,根本就没这回事,你妈自谋职业,自己开了个成衣铺,供你上学啊,你看看她的手你就全清楚了!
儿子:妈。
母亲:儿子,别惦记妈,都过去了。
儿子:妈!
送水工:小伙子,赶紧回来吧,好好孝敬孝敬你妈,这个家需要你,国家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那我走了啊!
母亲:大哥你等会,这钱你拿着,这不能给你,嘿嘿,你拿着。
送水工:你拉倒吧,这没装好,给你整漏了。
儿子:大叔,这这这……东西给您这东西都给您。
母亲:这衣服都给您。
送水工:我跟你说,我能给你这个博士后装一会爹,我就是三生万,三生万幸了,呵呵呵!
儿子:不不不,这是给您的,大叔。
送水工:那我拿一样吧,这给我吧。我看这帽子我就能想起你们娘俩来,哎呀,没白来,还整个帽子,你看我这个命,整个帽子还绿色的!
 
  以上就是“赵本山范伟高秀敏2004年央视春晚小品《送水工》台词”的内容,感谢您的阅读,喜欢的话就赶紧收藏吧。想要阅读更多关于赵本山小品台词的内容,请关注牛台词(cnhbtc.com),我们为您准备了更新、更好、更经典的台词文章,更多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本文关键词: 赵本山 央视春晚 春晚小品 范伟 高秀敏
文章由牛台词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链接:http://cnhbtc.com/zbsxptc/zbsxptc1361.html

欢迎分享转载→ 赵本山范伟高秀敏2004年央视春晚小品《送水工》台词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推荐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内容分享!
Copyright © 2019-2023 牛台词 cnhbtc.com 版权所有 ICP备案:鲁ICP备2020034440号-1 鲁公网安备鲁公网安备:37011202001111号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