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台词分享网站

当前位置:台词 > 电影台词 > 周星驰电影台词 > 周星驰《九品芝麻官》电影台词剧本完整版

周星驰《九品芝麻官》电影台词剧本完整版

发布时间:2020-11-11 09:18源自:cnhbtc.com作者:牛台词阅读()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等内容。下面就是我们为您准备的关于“周星驰《九品芝麻官》电影台词剧本完整版”的内容,欢迎您的阅读,希望您能喜欢。
 

《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介绍

 
《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是由王晶执导,周星驰、吴孟达、张敏、徐锦江、吴启华、邹兆龙、蔡少芬、钟丽缇等主演的喜剧片。该片于1994年3月31日在中国香港上映。
 
该片讲述了“九品芝麻官”包龙星为了给一名含冤入狱的女子秦小莲申冤,他用尽一切努力最终使恶人命丧铡刀之下的故事。
周星驰《九品芝麻官》电影台词剧本完整版
 

《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台词

 

序幕

少年:月亮好漂亮呀!
妇女:星崽,每逢月亮这么漂亮的时候,你向它个许愿,一定会心想事成的。
少年:真的?
妇女:是呀。
少年:月亮月亮,我求你保佑我,长大了让我做官。我要做个清官,把贪官和坏人抓光。
 

正文

衙门
(一人击鼓,破烂的“公正廉明”被震的掉灰尘)
众人:喂……不要那么用力,喂……不要那么用力,牌匾要跌下来啦。
有为:出手不要那么重呀,那位老兄这么早呀。
方唐镜:烂鼓,烂兵,烂衙门,叫你的烂狗官出来。
有为:混帐!竟敢侮辱我们大人?
方唐镜:区区一个九品芝麻官,值得我方唐镜去侮辱吗?
众人:啊!方唐镜……广东第一状师“荒唐镜”?
方唐镜:这个是我的状词,我代表林员外控告黄老秋的老婆,在林员外去她家收租的时候,垂涎林员外的美色,所以意图强奸。
黄老秋:冤枉呀!是林员外借口要收租,想强奸我老婆呀!
有为:大人在那里?
一衙役:大人到你爷爷家去了
 
包家
包龙星:将军!
爷爷:恩恩……
包龙星:我飞帅再将。
爷爷:你飞帅,我就吃你的帅。
包龙星:啊……哎呀……
爷爷:你不要以为当了官就很威风。
包龙星:我那比得上你?
爷爷:你还记不记的我告诉过你,当官呢要清如水,廉如镜。
包龙星:爹,听说你以前都是……
爷爷:没错,我以前是个贪官。我诨名叫“弯了能弄直,死了能救活”,就是因为我做了太多缺德事,所以你十二个哥哥没有一个养得活,害得我每年白发人送黑发人。最后没有办法,我唯有告老还乡,把家产全捐出去做善事,就这样,才保住你这一条小命呀儿子。(转身回屋)你看,我给你写了个字挂在中堂上,就是这个廉洁的“廉”字。
包龙星:我怎么看,它分明都像个……贪字。
有为:十三叔!十三叔!不得了啦……十三叔!爷爷!
包龙星:什么事?
婆婆:来来来,喝糖水,番薯糖水来了。来,很好吃呀!阿九呀,你快吃。
包龙星:妈,我是十三呀。
婆婆:我有生那么多个儿子吗?喂,小子,你找谁呀?
爷爷:我是你老公呀。
婆婆:哦哦……那你呢?
有为:我是你孙子呀,婆婆。
婆婆:哦……哎呀……你这丫头都长这么大了。(对包龙星)老公,你快吃,要不凉了不好吃。
包龙星:我是十三呀,妈。
有为:十三叔,这次我们发财啦。就让”荒唐镜”去玩,我们在中间捡便宜。
包龙星:好的非常呀!我花那么多钱买个九品官,无非为了这个。
师爷:嘿嘿……
(包龙星头被点,只见爷爷一个虎鹤双行姿势)
爷爷:你这个死孩子,我叫你不要做贪官嘛,你就是不听?荒唐镜是广州第一状师,你想跟他们斗?想都别想呀。
包龙星:行了,爹,我知道了。我们走。
有为:爷爷,我们走了。
(转身跑,廉字掉下)
爷爷:儿子,你忘了拿我的字呀。
 
衙门
(升堂情景,堂下方唐镜摇着扇子,包龙星坐下,旁边是有为)
包龙星:全都站着干什么?
方唐镜:不才方唐镜,乃前科举人,依律是不需要跪的。
包龙星:你这个刁民方唐镜,专门挫弱扶强,雪中送屎……
有为:小心他高中了,当你的上司。
包龙星:中了再打算。老实说,我早就想教训你了。
方唐镜:多谢,多谢……听闻大人令母交游广州,无论华洋黑白,一律照杀。大人逢人叫干爹的工夫,在下早就想请教了。
包龙星:不用这么客气,不过我老妈她的确是很好客。
有为:不对啦,他说你妈妈当妓女。
包龙星:你是说我老妈她做妓女,对不对?
方唐镜:那大人又是那双眼睛见到在下,在下雪的时候送屎给人家?
包龙星:这不过是在形容阁下的为人。
方唐镜:那在下也只是形容大人令母为人友善而已啦。
包龙星:我没有逢人就叫干爹呀,你分明……这我就不清楚了。
方唐镜:不过黄老秋的妻子意图强奸林员外却证据确凿,请大人将她定罪。
包龙星:他老婆想强奸他?
黄老秋:冤枉呀,大人!林员外今天到我家来收租,调戏我老婆,我一回来就看见他抓住我老婆双手,把我老婆压倒在桌上,想强奸她。我一急,就拿起棒子去打他,谁知道他的家丁立即冲进来,把我抓住了。
包龙星:林志颖,你抓住人家老婆的手,这分明是你想强奸人家。
方唐镜:脸色也很好呀。
包龙星:我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的。
方唐镜:你的是不是朱砂掌?让我看看。啊……
包龙星:你怎么了?
方唐镜:大人刚才说,抓手就是强奸,我现在不是在强奸大人吗?啊……啊……哈哈……坐一边去看我表演吧。其实是林员外因为黄氏夫妇不肯交租,想回收房子,黄氏夫妇想抵赖,还想强奸林员外来威胁他,请大人明察。
黄老秋:不是呀,大人。我们那房子是林员外的爹租给我爹的,以为我爹救过他爹一命,所以说明每年交租三十两,我们年年都有交租的。
包龙星:有没有租约,拿来看看
方唐镜:有!
包龙星:这么小的“契崽”怎么看?
方唐镜:小的“契崽”不好,还有张大的“契爷”(干爹),大人想看那一张呢?
包龙星:契爷呀
方唐镜:乖哦,大人未必不叫人“契爷”(干爹)的嘛,契约崽这里,大声念出来吧。
包龙星:本人林大福,将大树街石屋租于恩人黄老十一家,未能报恩,万一不交租亦可,收回黄公年租银两三十,万不能转租别人,立此为据,本人儿孙不得有违。这就是了,他说明不交租也可以呀,何况人家交了租,你怎么能收回房子呢?
黄老秋:我们每年都交三十两屋租的。
方唐镜:什么三十两呀?是三十万两呀大人!
包龙星:哇……你说什么?
方唐镜:大人念过书没有啊?我早知道你没有念过书了。我来教教你吧。应该这样念呀!(在契约上画了几个标点)
包龙星:石屋租于恩人黄老十一家,未能报恩,万一不交租,亦可收回,黄公年租银两三十万,不能转租别人……这样改头换面?
方唐镜:大人可以判案了吗?迟迟未判,是不是想收钱呀?这三千两银票呢,没你的份。这张给你,你就值这么多了。
包龙星:拿来吧。一两?
方唐镜:不要我就省掉。
包龙星:要呀!
方唐镜:判了!
(包龙新躲到师爷背后,使劲咬下去,师爷痛苦难奈)
包龙星:黄老秋欠人租金,责令即日搬出,将房子交还林志颖。至于你老婆想强奸林志颖呢……
林员外:又强奸不成,算啦。
方唐镜:林员外果然是大人有大量。
林员外:告辞!
林老秋:真是没天理呀!(痛哭)
方唐镜:干儿子,我劝你早点回乡下耕田吧,学人家做官?!让你丢脸的日子可长哩。哼……哼……(冷笑)哈……哈……
 
街道
乡民一:戚家都有花轿来接新娘子哩!
乡民二:还有人肯嫁给哪个肺痨鬼呀?
乡民一:连包龙星那么臭屁都能当官,还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呢?你说对不对?来,喝茶吧。
 
衙门
如花:来,喝茶去。
有为:叔叔,去那里呀?
包龙星:我出去走走而已。
有为:不要不要……
包龙星:为什么?(有为示意包龙新看门口,只见全是咒骂包龙星的条幅)
包龙星:实在太不象话了。如花,你出去看看情况。(待如花走出大门)
包龙星:包大人出来了。(各式各样的蔬菜飞过来)
众人:扔死那狗官……扔死他。(如花被蔬菜淹没)
如花:有状况呀大人。
包龙星:这样子?走后门吧。
有为:叔叔,安全,出来,出来,没事,没事。
包龙星:走吧。(包龙星差点掉进陷阱)
有为:小心!
(包龙星读墙上字条):欢迎你混蛋。
有为:不知道是不是欢迎你呀叔叔?
包龙星:这么可能,我不是叫“你混蛋”!
众人:扔死他!
 
街道
(包龙星和有为乔装出来)
叫卖声:随便看,很正点呀!慢慢挑,来,买菜啊!
路人:先生。光顾买两斤吧,菜很新鲜啊。
包龙星:走了两条街都没事,看来化了妆真的有效啊。
卖臭豆腐:包大人,好吃的油炸包大人,油炸包龙星呀。
路人:我买两斤。
包龙星:老兄,你卖的分明是油炸臭豆腐,关包龙星什么事?
卖臭豆腐:包龙星哪个狗官,比臭豆腐更臭。
包龙星:你怎么这样子讲话?
卖臭豆腐:油炸包龙星呀。
(一人说书,众人涌过来)
说书:包龙星掺被十几个大汉强奸的故事……(众人拍手)
路人:这次,贪官包龙星活该有此下场了。
包龙星:我的样子真的那么讨厌吗?有没?你告诉我,你说实话。
有为:对呀,有时候看你看久了,真的有点想吐。
包龙星:做人呢老实之余还是保留一点好。(有为呕吐)
说书:话说这包龙星,被人拖到泥浆里去打,还让他吃屎,他吃啊,吃啊,吃得好开心,(众人拍手)他一边吃屎,他觉得好过瘾,实在不能停。
包龙星:我包龙星是不是跟你们每个人都有深仇大恨?怎么说我也是个官。虽然长的不怎么英俊,但也犯不着这样污蔑我。我死都不相信每个人都这么讨厌我,喜欢我的人的举手。
众人:走呀……
包龙星:不高兴最多不举手就算了嘛,一下子全跑光了,这算什么?(有为跑来)你说他们都带那里去了?
有为:拿武器。
众人:扔死他,扔死他……
包龙星:看来大家都是针对我。
有为:根本就是。
包龙星:真失败!钱又没贪到,还弄得人见人烦。我一定要好好教育下一代,因为儿童就是社会未来的主人翁,只要他们喜欢我,我就有希望。(一小孩路过)小朋友,小朋友,你乖呀,哥哥疼你。
小朋友:呸!(口水向喷泉一样浇了包龙星一脸)
包龙星:我怎么可能会猜得到……一个小朋友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口水!(新娘迎亲队伍过来)
有为:不会吧,居然会有人肯嫁给戚家这个肺痨鬼?
包龙星:就是呀。(两人混进队伍,几江洋大盗冲过来,一捕快紧追不舍,打斗起来)
有为:厉害呀。
包龙星:在我的地盘打架,也不知会我一声,真过分!
豹头:京城第一捕快“豹头”奉命捉拿四十大盗,挡我者死。
(打斗中冲乱迎亲队伍,包龙呆星看貌美如花的新娘……)
戚老:轿子怎么搞成这样?儿子,快去接新娘吧。
包龙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会不会她老公在洞房时突然暴毙呢?
有为:他死了,你就可以捡便宜吧?
包龙星: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包龙星失望的看着新娘被背进戚家)
戚老:包大人。
包龙星:我不是,我绝对不是。老头子,你别乱说话,不然我报官抓你呀。
戚老:你不用不承认了,我闻到你那体味了。你大驾光临。我们戚家上下碰壁生辉。
有为:十三叔,这老头子欣赏你,你应该赏个面子。
包龙星:你真的欣赏我?老头子。
戚老:没有你这种贪官,我们奸商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包龙星:原来都是自己人。
戚老:大人,就给小人个面子,进去喝杯喜酒吧?
包龙星:去就去嘛,走吧。
有为:记得给个红包。
戚老:好……请。
戚家画师:大家笑一笑,笑开心一点。马上就好了,差一丁点而已。
包龙星:老头子,你儿子咳得很厉害。
戚老:没事,没事的。
包龙星:当心把肺都给咳出来了,老兄。
戚老:没事,没事的。
包龙星:喂!这是什么东西?(手中拿着肝)是块肝呀!吃火锅了?老兄。
戚公子:真舒服。
画师:完成了,大家休息一下吧。
有为:十三叔,人家都快拜堂了,别想了。
包龙星:什么?他在拜堂的时候暴毙不成吗?刚才他咳的连肝都咳出来了。
有为:真的是肝吗?
包龙星:你说呢?(把肝塞进师爷嘴巴,师爷吃了下去)
婉君:谢谢
常威:婉君表妹,恭喜你今晚娶媳妇
婉君:我只不过是人家的后母,不过陪别人开心而已
常威:对了,表妹,听说你收藏了一本手抄的孽覆经。能不能借给我看看?
婉君:恩……你先去嘛。
(豹头追赶江洋大盗到戚家)
豹头:看你们这些亡命之徒往那里跑?
大盗一:豹子头,你持着你那张刀厉害,有种的把刀放下。
豹头:好。
大盗二/三:上呀。(大盗一被一掌打死)
大盗二:豹子头,你持着你那双手厉害,有种就不用手。
豹头:好。
大盗三:揍他呀。(大盗二被一脚踢死)
大盗三:你持着一双腿厉害,有种。手,脚,刀都不用。
豹头:好。(大盗三被狮子吼震七窍出血,酒席上的盘子全爆碎)
包龙星:哇!这个大喇叭真厉害。
戚老:杀人啦,快去报官……
豹头:我就是官。
包龙星:那我算什么?
豹头:本官就是天下第一神捕,京城六扇门中的第一高手,诨号豹子头--雷豹。这几个江洋大盗,我追了他们七天七夜,原来是你把他们窝藏在这里。
戚老:大人,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豹头:你真的不知道他们来喝喜酒?
戚老:大人,今天是老夫的儿子娶老婆,他们混进来了,我也不知道啊!
豹头:是真的吗?
戚老:大人,我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骗你呀。包大人,你说对不对?包大人,你在哪儿?包大人……
衙役:大人,人家踩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们还躲在桌子下面,多没面子?
有为:别吵嘛,在这静静的乘凉,蛮好的嘛。
包龙星:他现在气势旺,我故意先壮大他的胆子。他胆子一大,就会做错事,气势就会软弱。
到时候我再出其不意的去煎他的皮,拆他的骨。(转头看见豹头)干什么?我在这研究怎么吃乳猪,你连这个也要偷听?(被豹头扯住耳朵出来)
豹头:听说你是这里的官?
包龙星:没错,我是。
豹头:你一定是官民勾结,包庇江洋大盗,意图谋反。
有为:他冤枉人的本事跟你差不多哩。
包龙星:既然大家都是同门师兄第,干脆刮得多少都分两份,最多,我拿大份,你拿小份。
豹头:我全都要。
包龙星:也可以。有什么事吩咐小弟替你效劳?(耳语)好简单的告诉你们,其实我今天是来做卧底的,看看你们有没有走私漏税或杀人放火。今天老天有眼,我呢就同豹大人里应外合,揭发了你,就是杀人放火的幕后主使人。来人,带他回去。
戚老:大人,真的不关我的事呀,大人,冤枉啊,真不管我的事呀。
包龙星:就这样了。
戚老:多谢……
包龙星:他们说一个时辰内筹五万两送过来,我们还不先回衙门找两个姑娘过来喝喝酒?
豹头:哼!两个怎么够?我要二十个。哈哈……
 
衙门
豹头:哈哈……哈哈……
包龙星:大人,你先站在这等一等。我去看看姑娘们来了没有?等等。
有为:来了,来了,妞来了。
包龙星:怎么了?都到齐了?你们快去好好服侍豹大人,知道吗?(五男扮女装上前抱住豹头)
包龙星:你这个兔崽子,连我包大人你都胆敢惹?你还真混帐呀你。
(豹头一声狮子吼,震开五人,冲上来追打二人,二人跑出后门,将豹头引进陷阱)
包龙星:那个混蛋包大人掉到洞里面去了。
众人:混蛋狗官,扔死他……(蔬菜填进陷阱,豹头被擒,口被堵住,装在人型木盒里)
如花:活该呀!
有为:高手是吧?哈哈……(将一只老鼠放进去)
包龙星:你干什么?玩游戏吗?叫你做点事情,你竟放老鼠去咬人?豹大人,你不用怕,我放一条蛇进去吃那些老鼠。
有为:等等我呀,叔叔。
 
街道
包龙星:快点走了,干烧伊面肯定吃完了,我只想吃碗红豆沙而已。
有为:快天亮了,有个橙给你吃已算走运了。
众人:包大人,包大人……(围上来)
包龙星: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带头人:包大人,慢走啊。包大人,我们知道你神威盖世,随便两下子就把豹子头收服了,救了戚家上下,我们是代表戚家来欢迎包大人你的,大家一起鼓掌欢迎包大人。
众人:包大人好棒。(鼓掌)
带头人:包大人,就请你和我们这些街坊邻居说几句话吧。
有为:说一句有水准点的话。
包龙星:干烧伊面吃了没有?
带头人:咦!包大人,我们连乳猪也没吃过,特地留这只乳猪给你回去慢慢吃。(包龙星在众人的鼓掌中来到戚家)
 
戚家
一人:大家就位吧。
戚老:多谢大人,大人真是神机妙算。
包龙星:不用客气啦,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贺礼。老头子,乳猪是不是还没有吃过呀?(一小孩扯包龙星辫子)小子,又是你。又想给我吐口水呀?别来这一套,当心我揍你。
小孩:送给你的。(一朵鲜花,然后亲了包龙星一下)
包龙星:多谢。(转身对戚公子)你要好好待你老婆,要不然我把你关起来。还有要保重身体,没事多吃两块肝补一补。去洞房了。
戚老:快去洞房啦,快啊,去吧,去吧。……
(包龙星想象)戚秦氏:我不要嫁给你,我要嫁给包大人。包大人……(扑过来)
包龙星:小莲,好呀,小莲!过来吧,小莲。
师爷:叔叔,干什么?俊男美女盯着。
包龙星(回到现实中):走吧。
 
三个月后街道
(打更人听见狗叫来到戚家发现许多尸体,常威正在殴打来福,被常威踢晕,此时凶狗扑来撕咬,来福逃跑,凶狗被打死,常威追赶来福)
包龙星众人:假装肚子疼……去茅坑排队……(巡夜)
打更人:救命啊!救命啊!……(被常威暴打)
有为:干什么?
包龙星:抓起来。
包龙星:(常威被抓起来)你们别动,让我来。(常威挣脱)还是你们来。(常威踢开包龙星)
有为:十三叔,你不行的话,让我来嘛。(5人用绳子勒住长威)
包龙星:去你妈的,连我都敢打?
打更人:戚家死光了,戚家死光了……(众人来到戚家,发现许多尸体,只有戚秦氏尚存)
包龙星:不要碰任何东西。
 
衙门
(常威发狂一般大叫,一只脚伸进常威口中)
包龙星:大胆狗贼,你竟敢在这里逞强?咬吧,你用力咬呀。我可不怕。
有为:十三叔,别跟他玩嘛,小心脚呀。
包龙星:关我什么事?(镜头拉开,是有为的脚)
有为:放,放口呀。
包龙星:大胆犯人,你可知道……
常威:我什么都不知道。
包龙星:你可明白。
常威: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有为:混帐,来人,大刑伺候。
包龙星:打啊。
常威:想打我?你这芝麻绿豆大的官想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水师提督常昆大人的儿子。
有为:啊!!
包龙星:水师提督很大的吗?
有为:比你大上二十级左右。
包龙星:哈……常兄,吃过饭了没有啊?常兄,要不要给你泡壶好茶?顶级茶叶好不好?
常威:哈哈……(包龙星看见两眼泪汪汪的戚秦氏失望愤恨的看着自己)
包龙星:不行,我是一个好官(小声)。混你的账,天子犯法,与“蔗”民同罪。
有为:庶民。
包龙星:都一样啦,皇帝的儿子也一样。戚秦氏,究竟他是不是在你家杀过人?
戚秦氏:是呀,大人。戚家上下十三口,都是被常威所杀,请大人替我伸冤。(爬在地)
包龙星:究竟是怎样一回事?你请说。
戚秦氏:大人,常威他是我婆婆的表亲,他经常都在我们家出入。事发当晚,因为我相公体弱多病,我就去佛堂那边去替他祈福。忽然间,有人用手帕捂住我的鼻子,我闻到一股好浓的药味,接着我就不省人事了。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常威侮辱了,呜……
包龙星:你这个禽兽,来人,给我打他一万二千七百三十八板……算了吧,还是我自己来。
有为:叔叔,不要这么冲动,先听她说完嘛。
包龙星:好,你说。
戚秦氏:哪天晚上……
 
回忆中
(常威穿衣服)
戚秦氏:你是禽兽,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常威:够了。(将戚秦氏踢开)刚才你晕了,不如现在再来一次给你补偿补偿吧?
戚秦氏:你不要走过来……
婉君:你这个混蛋。你背着我跟这个贱人不三不四?
常威:住口呀。(掐住婉君的脖子)
婉君:放手呀。
常威:住口呀……闭嘴……闭嘴呀。(将婉君勒死)
戚老:婉君,婉君……你这个畜牲,你害死我老婆,我不会放过你,我要报官。
(常威掐住戚老脖子,戚秦氏上去阻拦被常威打晕,戚老被掐死)
包龙星:我要剁了你,我要剁了你……(拿出一把大菜刀)呜……啊……
有为:不要这么冲动,先听打更的说完再说。
包龙星:打更的,究竟当时发生什么事?
打更人:我本来正打更,忽然听到戚家后花园的那条狗叫的好厉害,我就进去看看啦,谁知看到满地的尸体,还看见常威跟来福打成一团。接着,我就被人踢了一脚昏了过去,之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包龙星:传来福。究竟是不是常威杀了戚家十三口?
来福:是啊……他还想连我都杀掉呀。(常威咬住来福脸,衙役拉开)
包龙星:你不用怕,有大人在这罩你。
来福:救命啊,大人救我啊。你不是说会罩我的吗?
包龙星:他已经很给我面子了,我不在,他连你喉咙都会咬断。
来福:多谢大人。(摸着脸)
包龙星:然后呢?
有为:暂时把他关起来,验明尸体后再剁了他。
包龙星:先把他关起来,验明尸体后马上剁了他。
衙役:是。
常威:你想定我的罪,我可不怕。哈哈……我可不怕。
包龙星:你说什么?说什么?还这么多话说?(说完将手中的菜刀扔出)
声音:你扔错人了。天理何在呀?
包龙星:戚秦氏,你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还你戚家十三条人命一个公道。
有为:叔叔,这次真的光宗耀祖了。
包龙星:什么东西这么刺眼?
方唐镜:那是银两发出的光芒呀,大人。
包龙星:是你?!
方唐镜:公堂之上各为其主而已。今晚就给在下一个机会补偿一下,好吗?
包龙星:补偿什么?
方唐镜: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只要大人给一个小小的人情,就可以不用读书,也能拥有一个黄金屋了。
包龙星:你为何事?
方唐镜:常公子是水师提督常大人的儿子,大人,你已经知道了。但是大人你又知不知道?水师提督常大人,就是李公公的义弟呀?
包龙星:哪个李公公呀?
有为:李公公莫非就是李莲英,李公公?
方唐镜:正是当今老佛爷跟前的大红人,李莲英公公。
有为:吓死我了。
方唐镜:这些银两就是不才代替常昆常大人,送给包大人的见面礼。
包龙星:你到底想怎么样?
方唐镜:哈哈……提督大人的母亲年高九十七岁了,她一向疼爱常公子。听说常公子出事了,马上哭的肝肠寸断。常大人希望包大人,能够让常夫人去牢中见一见她的孙子。大人,不妨早点休息。明天一早不才就会带常夫人离去,这种顺水人情,大人做一次又何妨呢?
包龙星:你这是在贿赂本官呀?
方唐镜:难道这不是你做官的本色吗?
包龙星:我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廉如水,明如镜……视钱财如粪土的清官,我告诉你!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
方唐镜:听说了。不过,我想大人体谅一下老人家而已
包龙星:老人家确是需要体谅呀,所谓百善孝为先,本官最有爱心,有为,你带路呀。
师爷:是。
包龙星:慢着。本官一觉醒来时候,就要看到常威站在公堂之上,知道吗?
方唐镜:一定,一定。多谢大人成全。
有为:这边,这边……
 
牢房
常威:放我出去呀,放我出去呀……你知不知道我爹是水师提督,我干爹是李公公?我要你们全家死光光。
有为:千万别聊那么久,你知道的,我很为难啊
方唐镜:劳烦了
有为:谢谢
常威:你是谁?
方唐镜:你婆婆来看你呀
常威:婆婆?……爹,爹
常昆:你找死吗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闯了弥天大祸?
常威:爹,带我走吧。
常昆:你能跑到那里去呢?爹身为水师提督,你就算走了,朝廷也会迫我绑子投案,我今天晚上乔装来见你,已经是非常冒险的了,被人知道了,我乌纱难保呀。
常威:那怎办呀?我很害怕呀
常昆:放心
常威:爹请了方唐镜大状师替你洗脱罪名。
方唐镜:常公子,你一定要把今天晚上每做的一个细节全告诉我,千万别说少。
常威:今晚……
常昆:这件案,他可以脱身吗?
方唐镜:幸好现在只是三更,还有两更时间可以工作。
常威:做什么?
方唐镜:把白的改成黑,把原告改成被告,明天在公堂之上,常公子你记着……
(几黑衣人来到戚家,将现场伪装成砒霜中毒的样子)
 
衙门
(包龙星睡在银两之中,忽听众衙役:威……武)
包龙星:有为……有为……有为……
有为:什么事?叔叔。
包龙星:我还没起床,你升什么堂?
有为:陈大人今天一早就回来了。
包龙星:陈大人?
有为:是呀,他是正宗知县。你只是预备的。他病好了,当然由他升堂了。看你睡的那么甜,就没去吵醒你,随便洗个澡先。
 
公堂
戚秦氏:大人。
包龙星:大人,整个案子一直……
陈知县:你不用说了,站在一旁。站在一旁呀。
包龙星:是。
有为:叔叔,这儿有张椅子,坐。(小板凳)
包龙星:去!
陈知县:戚秦氏,你说常威杀死你一家十三口。除了你见到之外,有没有别人看到?传验尸官。
验尸官:大人,戚家十三人,还有一条狗,每个死者脸色都发黑。以银针探喉,银针发黑,可见他们都是中剧毒而死。小人还在现场发现一大锅的糖水,里面混有砒霜剧毒。
陈知县:大胆刁妇,你一家十三口分明中毒而死,你竟敢说是常威打死的?分明是诬陷好人。
戚秦氏:大人,冤枉呀。
包龙星:大人,我看见常威追杀那个家丁
陈知县:是谁看见常威追杀来福的?
包龙星:我看见,打更的也看见。
陈知县:打更的?传打更的来吧。
打更人:大人,我没有看见常威追杀来福啊。昨晚我一进戚家后花园,就看见来福在追打常威了,常威拼命的反抗,后来我被来福踢了一脚,就昏倒了,其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包龙星:你昨天晚上不是这么说的,你……
打更人:我昨天晚上昏昏沉沉的,所以说来乱七八糟而已。
包龙星:你想清楚了再说,这种事你……
陈知县:你给我闭嘴……传回春堂掌柜朱二。
朱二:没错,大人。昨日正午时分,就是这个女人到我的药材铺来买药,她说家里有好多老鼠,我就卖了一斤砒霜给她。
戚秦氏:我没有呀,大人。我从来没有去他店子买过砒霜,我一向都是去他店子替我相公买咳嗽药而已。
 
陈知县:何人击鼓?
方唐镜:大人,不才方唐镜有状子呈上。
包龙星:他……
陈知县:状告何人?
方唐镜:我代表常家,一告戚秦氏勾引戚公子不遂便诬告我们公子杀人;二告候补知县包龙星贪赃枉法,冤枉好人。
包龙星:哇……
方唐镜:大人,不才听到消息说,包龙星收了戚秦氏三万两银子,现在后堂一屋子都是银两哦。
包龙星:啊……
陈知县:真有此事?来人,立即到后堂去看看。
衙役:是。
有为:大人我们着了道儿了,不,我进去先收拾一下。
陈知县:站住。
衙役:禀大人,后堂真的有大量的银两。
陈知县:包龙星,本官现在暂时将你停职,等真相大白之后,再作定断。
包龙星:戚秦氏绝对没有给我钱,那些钱是他给我的。
陈知县:大胆,你现在还想诬告别人?你再说话,我就给你三十大板。
包龙星:我……
有为:叔叔,省省吧,他们串通好了,来来,靠着柱子,做“柱(处)男”吧!
方唐镜:干儿子,这次干爹我也帮不了你了。我三告,戚秦氏毒杀亲夫全家。
戚秦氏:大人,冤枉呀。真凶是常威啊,冤枉呀。
陈知县:大胆刁妇,公堂之上竟敢喧哗乱叫!来人,掌嘴。
衙役:是。
戚秦氏:冤枉呀,大人。(戚秦氏被掌嘴)
包龙星:大人,怎么可以原告变被告,被告变原告呢?
陈知县:你已经被停职了,你再吵,我就把你打成白痴。来人,传常威。
常威:大人。小人乃姚氏之表哥。昨晚,小人无意间撞破了戚秦氏与来福之奸情,戚秦氏苦苦哀求我,不要张扬出去,还叫我当晚回去跟她商量一下。我到了那里,看见她煮了一锅糖水,但是大家全都不见了,她还很风骚的叫我喝糖水呢。
戚秦氏:你在说谎,说谎……
陈知县:再掌嘴。
衙役:是。
戚秦氏:大人……
常威:小人有点怀疑不敢喝,就到处看看,谁知被我发现,戚家全家都死光了。来福从外面冲进来想杀我,还放狗咬我,我害怕,遂往外跑,来福追出来。突然之间,他大叫了一声“救命”,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暗号,接着,包大人就带了好多人把我给抓起来了。
戚秦氏(冲上前):你说谎……你冤枉我呀……
陈知县:传弄婆。
弄婆:老身叩见大人,老身遵照大人的吩咐,替戚秦氏验过身了。戚秦氏再案发当日,的却有行房的痕迹,而且,她还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戚秦氏震惊)
方唐镜:大人,这就对了。戚家耳少爷体弱多病,大夫早就诊断出他不可能有子嗣,这件事众所周知。现在戚秦氏有了身孕,就更能证明她有奸情。
陈知县:传来福。
来福:来福叩见大人。
陈知县:大胆奴才!你竟敢私通主母,还毒害主人全家,你可知有罪?
来福:大人,小人……小人的确跟二少奶奶有私情。
包龙星和有为:哇……
来福:但是下毒的人不是我,是她呀!
戚秦氏:我没有,我没有……
陈知县:她怎么会看上你呢?别胡说八道。
包龙星:无凭无据,谁会相信你?
来福:不是的,是二少奶奶说她喜欢我,她说我有文才,她还送了一首诗给我,我带来了,大人,我念给你听。金凤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大人,请过目。
戚秦氏:冤枉呀。
陈知县:大胆刁妇,竟敢私通家奴,毒死亲夫全家十三条人命。现在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证据确凿,我问你,你认不认罪?
戚秦氏:冤枉难招呀大人。
陈知县:大刑侍侯。
包龙星(飞身接住令牌):大人,别再打了,她受不了啦。
有为:叔叔,别再为她争辩了。
包龙星:大人,我三代为官,深知官场靠冤枉二字,但是这一次你也未免冤枉得太过分了。
陈知县:这里轮不到你说话。(夺过令牌)
包龙星:不要呀……
陈知县:照打。
(包龙星眼睁睁的看着戚秦氏被冤打,方唐镜狞笑,常威得意,陈知县也不忍看,来福惧怕,戚秦氏被打晕,众衙役围起来,包龙星:干什么?,戚秦氏被诬害画押)
陈知县:好了,戚秦氏已经招认全部罪状,按律应判处极刑,秋后处斩。收监。退堂。
(包龙星扶起戚秦氏“对不起”,戚秦氏拿起包龙星的手,使劲咬出血,被衙役拉开)
戚秦氏:你这个狗官,串通他们陷害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呀……
(地上血迹斑斑,天上普降大雪)
包龙星:雪呀,下雪了!六月飞霜呀!冤枉呀,冤枉呀!出来再审呀……冤枉啊!啊……
 
戚家
有为:这房子空空如也,还那里找得到证据呀?
包龙星:最好把证据都放在桌子上等你来拿!要靠自己去发掘嘛。
有为:十三叔,好一条硬狗。
包龙星:对,难道是戚家的狗丧彪?
有为:你怎么知道的?
包龙星:究竟是谁写的?
有为:啊,我想起来了,是你叫人不要移动这些证物,同时要注明那是什么东西。
包龙星:天助我也了。把狗头拿过来,把它反转,没有毒?但很明显地它的头骨尽断,是被人杀死的。
有为:为什么那些人都中了毒呢?
包龙星:一定要去验尸。
有为:啊,骚扰尸体是大罪呀。
 
停尸间
包龙星:原来头是用大钢针接上的,如果拔出来,肯定身首异处,一定是被人下重手打成这样。但是这根银针变黑,证明喉咙里真的有毒啊。
有为:快点呀,叔叔,好臭哦。
包龙星:我们要去看看另一个尸体。
有为:你别只管插喉咙,你试试插到肚子里,如果真的是中毒,银针一样会变黑的。
包龙星:银针没有黑,肚子里真的没毒。
有为:肚子里面没毒,但是喉咙里有毒?
包龙星:难道是先被人打死了。
有为:然后再把毒药灌进喉咙。
包龙星:所以毒药没有到肚子里。
有为:对了。
包龙星:我想到了。
有为:好棒耶。(众衙役全出来)
包龙星:陈大人,怎么你也在这里?
陈知县:抓你呀,带他走。哈哈……你们来扰人尸体想毁灭证据?等着坐牢吧。哈哈……
常昆:陈大人。
陈知县:常大人。
常昆:做得好。
陈知县:还是常大人你有先见之明,知道他们会回来寻找证据,想翻案。
常昆:今天放把火把这烧了,毁尸灭迹。
陈知县:小人知道。
常昆:还有。斩草要除根,找人去牢房里把包龙星……
 
牢房
包龙星:老兄,老兄,麻烦你去跟上面说一说。如果我转做污点证人,看看能不能有转折的余地?
衙役:你真傻。你侄儿比你快一步做了污点证人,准备指证你,现在他已回家喝酒去了。
豹头:你也会有今天呢。
包龙星:你说什么呀小子。
豹头:像你这种狗官,你活该被关进监牢,被人碎尸万段。
包龙星: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别罗罗嗦嗦。
豹头:我就是说你,有种出来跟我打。
包龙星:你被迫我出手,我会揍你的。
豹头:你这狗官,你活该跟戚家那个贱人一起坐牢。
包龙星:哪个戚家贱人?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挤出牢房)
豹头:就是嫁给肺痨鬼的那个,她就在你后面那堵墙。
包龙星:那堵墙?这堵吗?
豹头:就是你后面那堵墙。
包龙星:你早说嘛混蛋!(挤进牢房)
包龙星:戚二嫂!戚二嫂!我是包龙星呀。(墙上两个小洞)戚二嫂你再那里?
戚秦氏:你不用在这里猫哭老鼠了,想加什么罪名在我身上,请随便。其实,我也很想早点去跟我相公团聚,但可惜,可惜我肚子里有了戚家的骨肉。
包龙星:那个孩子真的是你跟那个肺痨鬼……不,真的是你跟你老公生的?
戚秦氏:我相公有一张祖传秘方,定期服用,肺病早已经好多了,而且,还恢复了男性的能力。
包龙星:这么厉害?
戚秦氏:你为什么不干脆到我这边来?那你就可以痛快地折磨我了。
包龙星:戚二嫂你误会了,你先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戚秦氏看)。我为了替你翻案,现在连我自己都臭了。
戚秦氏:大人,我错怪你了。
包龙星:没有关系,但求有天我能出去,你把那张药方借我抄一抄就好了,但官场黑暗。看来他们今次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戚秦氏:大人,我连累你了。
包龙星:别这样说。戚二嫂,请你把手指给我(两人手指相碰)。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没有公理,我现在答应你,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一定会想办法出去替你伸冤。
戚秦氏:多谢大人。
有为:十三叔,叔叔……
包龙星:你这个兔崽子。
有为:别说那么多了,你被判死刑了。
包龙星:死刑?
有为:是呀,他们说你勾引江洋大盗,贩卖军火,推老婆婆下海,还强奸了头母猪。
包龙星:我绝对没有强奸母猪。
有为:他们要诬陷你嘛,你死定了,所以我跟爷爷商量好了,在你临死之前,要为我们包家留点后,所以找了一个黄花闺女进来和你配种,(众犯人听了开始抗议)下次才轮到你们嘛,别说那么多了,先进去配种嘛,如花,快……
包龙星:如花,真的是你?
如花:不是我,还会是谁?别浪费时间,快来吧。
包龙星:有为,拿快黑布给我,然后蒙着脸进去。
如花:不用拉,我有个新招,叫“无敌撞穿墙”。呀!(牢房墙被撞开)
包龙星:如花,你这招果然厉害。
有为:别再说了,叔叔,快点走吧。
包龙星:戚二嫂,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有为:走呀。
戚秦氏:大人,我祝你一路平安。,多福多寿。
 
包家
奶奶:十三,你回来了?
包龙星:太好了,妈你终于恢复记忆了。妈(欲抱)
奶奶(抱着有为):十三,你回来太好了,你爹他病得好严重。
包龙星:爹,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爷爷:他们把你救出来了,太好了。
包龙星:我真没用,把你的脸都丢光了。
爷爷:怎么会呢?你不够他们奸诈。你知道吗?贪官要奸,清官要更奸。要不然,怎么对付得了那些坏人呢?儿子,你……你上京告御状吧。
包龙星:我正有此意呀,爹。
爷爷:我这儿有半个饼,我藏了二十年了,你要收好它。
包龙星:半个饼?什么意思?
爷爷:现在京城的刑部尚书,是我当年的生死之交,他那个时候没饭吃,我只有一个饼,我就全给了他。后来,他又还给我半个,他说,将来他飞黄腾达的时候,只要我的后人拿这半个饼去找他,他一定会报答我。
包龙星:但我,我怕我还是斗不过他们。
爷爷:怎么会呢?我们是姓包的嘛。在宋朝,我们有个祖先叫做包拯……
包龙星:不就是包青天。
爷爷:对……就是包青天,这个包青天写了一本《青天秘籍》,他那本青天秘籍在我这,我已经全学会了。
 
包龙星:你怎么现在才说,你藏在那儿呀?
爷爷:你妈打麻将的时候,拿去垫桌脚了。
包龙星:这种字太深奥了。
爷爷:这是小篆,你不好好念书,当然看不懂,找个人教教你。
包龙星:我知道了,爹。你还有什么宝贝,全拿出来给我好了。
奶奶:十三,我们包家还有一把尚方宝剑,是先王御赐的,你也带上京吧。
包龙星:宝剑在那里?
奶奶:你拿着(拿出一条剑鱼)。这把尚方宝剑,上斩昏君,下斩谗臣。你带去。
包龙星:有为,把宝剑好好收藏起来。(转身看见阿爹死去)爹!
牢房
陈知县:我只想……
豹头:(提起陈知县)嬉皮笑脸干什么?是不是要把我放出去杀包龙星?(陈知县点头示意)你也不是好东西。不用你说,我也会把包龙星碎尸万段,啊……
 
街道
包龙星:有为呀,妈分明给了你十锭金子,你拿这么多萝卜出来干什么?
有为:奶奶说的十锭金子就是这些萝卜呀。
包龙星:啊!
有为:一人啃一条,应该可以熬得到京城吧?……叔叔,那边有东西看(墙上的告示),那个白痴好像你呀。(包龙星忙做鬼脸)
众人:一点都不像呀。
包龙星:好险。(撕掉告示)
包龙星:看来情况非常危险。
有为:过关了。
众人:就是了。
豹头:不要跑。
包龙星:跑呀。
(包龙星看见豹头用龙抓手抓烂了有为的前胸,便拿起两个馒头放在胸前做保护)
 
码头
吴广得:快点,天都黑了。快点,上船了。解缆。
豹头:狗官你别走。
包龙星:不用追得这么紧吧?等等我呀(跳上船,被吴广得接住,误会是女人)
杂耍船
吴广得:你干嘛那么拼命?
包龙星:我被人追杀,不逃就没命了。
豹头:狗官,你别走呀。你跑不掉的,狗官。你别走呀,狗官。(码头)
吴广得:他叫谁狗官?
包龙星:他是叫我九姑娘而已。
吴广得:九姑娘?
包龙星:多谢两位相救。请问姑娘高姓大名?
吴好缇:吴好缇。(粤语:莫再提)
包龙星:你……
吴广得:吴广得。(粤语:莫再问)
包龙星:这么保密?
吴好缇:吴好缇。
吴广得:吴广得。
包龙星:那就算了。
吴好缇:刚才那个人为什么要追杀你?
吴广得:那还用说,一定是他贪图这位……的美色,强奸未遂,所以……
吴好缇:傻瓜,他是个男人。你别怕,等一下我请你吃饭,替你压压惊。
吴广得:吃菜,不要客气。
包龙星:好缇姐,你们这个杂技团是不是要上北京?
吴好缇:是呀,我们是要上北京,不过我们不进京城。
包龙星:如果我们大家一起上京,大家有个照应,你说好不好?
吴好缇:你问问哥哥吧,可是你要帮忙表演杂技。
包龙星:我不会。
吴好缇:你可以学呀。
包龙星:我?
吴广得:吃菜,不要那么客气嘛。(菜已经堆的很高了)这个鸡腿给你吃,来(包龙星端不稳饭碗)
(包龙星开始跟吴广得学杂技,被强迫按在钉板上碎大石,起来喝水发现全身漏水;蒙眼飞刀绝技将人扎死;吞剑作弊被发现;吴广得发现包龙星的行李里有肚兜,包龙星要离开)
 
客栈
吴广得:英台,你拿着包裹,这么晚了,你要去那里呀?
包龙星:我打扰你们,我知道你是不高兴的。,我还是自己离去吧。
吴广得:你能上那去呢?
包龙星:身如柳絮随风摆,飘到那里是那里啦。
吴广得:外面风大雨大,你不要到处乱跑了,你就留下来,我照顾你。
包龙星:多谢!
吴广得:我不客气了(抬起包龙星的下巴,欲吻)。
包龙星:你好坏喔(逃进屋子,关门)。
吴广得“我……
包龙星:去!三两下子工夫,有吃有住的,往那里找呢?你说。
吴广得:这么巧?(围着浴巾出现屋里,拉着包龙星)
包龙星:你怎么进来的?
吴广得:因为角落那儿有个洞呀。
包龙星:那是个老鼠洞呀!
吴广得:我会缩骨功啊。
包龙星:我说你这个人够缩骨啊。
吴广得:不要在说这些了,今天晚上客栈大爆满,恐怕我们俩要睡一张床了。
包龙星:怎么可以啊?
吴广得:怕什么呢?大家都是男人嘛,除非你是……
包龙星:我不是。
吴广得:不是就来吧
吴好缇:英台,快点出来呀。
包龙星:来了。什么事情啊,好缇?
吴好缇:你有一个亲戚来找你。
包龙星:亲戚?
(楼下有为拿着两个萝卜晃悠)
有为: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包龙星:住口,我不想见到你,你给我滚。
有为:不是呀,阿……(中拳)
包龙星:你别说话呀!
有为:阿……(中拳)
包龙星:别再说了……
有为:你干吗不让我叫你?(虎鹤双行欲中招)九姑娘!
包龙星:怎么这次竟然这样聪明?
有为:是聪明的就不用挨了你几下了。
包龙星:差点被你揭穿了。
吴好缇:什么九姑娘?
有为:你也真是的,人家好心收留你,你又何必骗人家呢?两位不好意思,其实她是个女的。
包龙星:老爸。
有为:对了……全家人都叫她九姑娘。
吴好缇:原来你是女人?
有为:你知道,一个单身女子行走江湖很不方便的,所以她才穿成这个样子。女儿,过去跟人家道个欠吧,去吧。
吴好缇:原来哥哥是你,妹妹也是你,你还真机灵呀你。
包龙星:别取笑我嘛。(抱着吴好缇)
有为:九姑娘,请过来说句话。
包龙星:别碍手碍脚啦。
有为:喂!跟你谈点十三叔的事情。
包龙星:我很快就回来。
有为:我调查过了,这个杂技团一路表演,一路上京,我们才只有两根萝卜,怎么捱到上京?我们就跟定他们白吃白喝。
包龙星:我还用你教我?
吴好缇: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人家是女孩子呀。
吴广得;我怎么知道?!
吴好缇:好,那你现在知道了吧?喂,英台。今晚到我那儿睡,我们睡一张床。
包龙星:好哇!(拉走好缇)
吴广得:慢着,我不敢一个人睡,我怕鬼。
有为:没问题,我陪你一起睡。(吸口水)…………
吴好缇:哇!今晚的月色好美哦。
包龙星:等一下就不美了,快睡吧。
吴好缇:你有没有试过在屋顶上看月光谈心事?
包龙星:我最讨厌这个。
 
(屋顶)
吴好缇:我忘了是那个老人家说过,当月亮最亮,最圆的时候,你向它说出自己的心愿,愿望就一定会实现。
包龙星:那你有没有向月亮许过愿呢?
吴好缇:你呢?
包龙星:小时候许过愿望,想做一个好官。长大才知道,好官不容易做,最糟的就是连贪官都做不成,夹在中间一事无成。
吴好缇:对了,我在码头听见那个大块头叫你什么狗官?你到底是谁啊?
包龙星:小姓包……
吴好缇:你是包龙星?
包龙星:你认识我吗?
吴好缇:附近很多的人都知道,你为了替一个犯妇伸冤,连官都丢了,大家都说你勇敢。
包龙星:其实我一点也不勇敢,上来半天,一直不敢往下看。
吴好缇:在我心目中,你是最勇敢的。
包龙星:既然你迫我,我只好承认了,因为我这个人很低调。还有,你别去报官,最多我到外面去睡就是了。
吴好缇:如果你不跟我一起睡,就很容易会穿绑的。(握起包龙星的手,月亮变成了心型)
 
郊外
吴好缇:你上京告御状,万事要小心,时时刻刻都要想着我哦。
包龙星:你到处去卖艺,记住要多穿点衣服,日日夜夜都要想着我,知道吗?
吴好缇:恩。
吴好缇/包龙星:不许泡妞/不许勾引男人。
包龙星:你放心,我不会的。
吴好缇:恩!(看着包龙星的背影)我们几时再见啊?
包龙星:明年春暖花开日,就是我们再会之时。保重!
 
尚书府
尚书:这饼真的是你的?
包龙星:是。
尚书:世侄,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爹怎么样了?
包龙星:他已经过世了。
尚书:啊!为什么好人总是不长命?
包龙星:实不相瞒,我这次万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就是想请求大人帮我告御状。
尚书:你有何冤情?
包龙星:小侄本来也是一位官,谁知被一个权贵子弟勾结贪官……
尚书:不用说了,岂有此理。本官生平最恨的就是权贵子弟,目无王法
有为:好!叔叔,这次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尚书:快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常昆:是呀,我们马上彻底查办。
包龙星:那个人叫常威,他爹就是水师提督常昆那个王八蛋。
常昆:尚书大人,你说该怎么办?
尚书:你们认为我该怎么做?
包龙星:我恨不得拿他们父子俩的人头拿来擦屎。
有为:叔叔,你擦完我擦。
包龙星:你擦完还给我,我再擦。
有为:恩!
包龙星:老伯,你有没有兴趣?我借你擦一下。
常昆:也有我的份?
包龙星:对了,老伯,还没请教……
常昆:在下常昆。
(抬头只见乌云吞没月亮)
有为:原来是“月夜风高杀人夜”。
包龙星:死就死啦。大人,幸好你深明大义,就是这个人……
尚书:省省吧。
包龙星:什么?
尚书:省省呀,走吧。
包龙星:果然是官官相卫。但我爹对你有恩,就算你不帮我,也该给我点好处,赔我一百几万两银子,让我回乡下买碗粥呀。
尚书:喂,当年你爹只不过给我一个烂饼,大不了我还你个烂饼,不过我深明大义,我还你一百倍。
(两人端出两大盘饼)
包龙星:你有种,有为,我们走。(抱上饼)
尚书:站住,一场世交,不用急着走呀,吃完了再走吧。
常威:来人,喂两位公子吃饼。
官兵:吃呀……把嘴张开呀。(场面悲惨)
常威:想告我?就算皇帝老子来了也奈我不何呀。
尚书:干脆杀了他们吧?
常威:不,我要他们留在京城当乞丐,丢一丢他爹包不同的脸。……
包龙星:有为,你怎么了?你有没有事?
有为:我肚子还有点饿(继续吃饼)。
常昆:多谢尚书大人帮忙。
尚书:客气,客气。
常昆:媳妇呀,快点进来谢谢大人。
常威妻:多谢大人……(大肚婆)
尚书;行了……哎!几时抱孙子呀?
常昆:快了,下个也就要生了,喝满月酒的侍侯要早点来哦
尚书:一定一定……
 
街道
(两人吃力抗麻袋,被官兵赶跑)
有为:来,买点香烛拜神吧,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姑娘拜神,买点香烛拜神啊。
官兵:卖香吗?(包龙星躲起来)
(官兵把香烛插得有为浑身都是,众人都在拜他,)
有为:叔叔,这次我们被人赶入绝路了。
包龙星:天无绝人之路。
有为:我知道,但我们十多天没吃过饭了,(别人丢下铜板)多谢多谢……
包龙星:我可是个官呀,老兄。
有为:哇!那边有包子派呀。
包龙星:喂……
有为:姑娘,请扔一个给我,多扔一个,我十多天没有吃东西了。
包龙星:有为,千万不要拿那些包子啊,你一拿就真的成了乞丐的了。
有为:我情愿当乞丐,别理我。
包龙星:听我说好不好?
有为:你别挡着我
声音:喂!那边有人派钱呀。(推倒包龙星)
包龙星:有为!做惯乞丐懒做官,我宁死都不当乞丐。
声音:敢到凤来楼吃霸王餐?你找死。,去死吧……(殴打一人)
包龙星:老兄,你吃霸王餐?
某人:怎么?你不服气?到别家去吃。
包龙星:好!宁愿做那样子。
 
凤来楼
(众人吵嚷,黑匾金字--有凤来仪。)
老板娘:这位公子,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外地来的,一看就知道你是位达官贵人。阿凤,阿珍,倒茶来啊。来……喝杯茶吧。不合口味?来贵宾房里坐。我拿上好的酒菜来……别客气!(贵宾房众女拥挤)相公,你小心,吃的这么急,小心噎着。来来……多吃点,多吃一快鱼,来。你饱了没有?这样吧,喝一杯酒吧,来来,我敬你……
包龙星:别挡着。
老板娘:来,喝一杯,来,喝……(包龙星想吃鸡腿,老板娘强迫他喝酒,结果咬住老板娘的手)哎呀!
某人:去,那有人来妓院只吃东西?白痴!
老板娘:不,他绝不是白痴。他眼光高,看不上她们这些庸脂俗粉,看来我只好拿出我的镇山法宝:如烟--
(如烟推门而入)
某人:好了……我们先出去吧,出去吧。(好一个绝色美女,整个世界安静了)
包龙星:你……
如烟:你别管我是谁,我们能够在茫茫人海中相识,也算是一种缘分。
包龙星:我……
如烟:别说话,我们试试一起闭上眼睛,猜猜对方的个性如何?什么身份?有什么兴趣?一,二,三
包龙星:你是女人(如烟开始翻弄包龙星的包袱),你是个视钱财如粪土的清高女子。
如烟:还有呢?
包龙星:你猜,我是个怎么样的人?
如烟:你以前是怎么样的人我不清楚,但是等一下,你会变成一个伤残人士。你包袱里一毛钱都没有,居然敢到凤来楼?(拍手,三打手上来)
包龙星:不许过来(挟持如烟),否则我插瞎她眼睛,啊(眼睛被如烟插)!
如烟:学人逛妓院!没钱付帐敢大吃大喝,学人召妓?叫你连弟弟都没有,以后没的用,胆子这么大?看到没有?这样打才对嘛。(暴打)
(三打手狂扁包龙星)
老板娘:真的没有?没有银两。只有些破衣服?岂有此理?只有一本烂书?
包龙星:不能碰我的书。(扑过去的时候碰掉蜡烛烧了书)不能烧我的书啊,这书不能烧呀,不要烧呀。完了
老板娘:你呀从今天开始,给我做三个月的男妓来还债……
老板娘:用力擦干净啊,把水倒了(倒水在老板娘身上)
声音一:真惨啊!他白痴之后,嘴巴就合不上了。
声音二:那他怎么吃东西啊?(包龙星用手帮助下巴的合拢)……
烈火奶奶:快叫你们老板娘出来,否则我就骂臭她祖宗十八代。
老板娘:烈火奶奶,什么事火气这么大呀?
烈火奶奶:你的姑娘把我的客人全都抢光了,这帐怎么算?
老板娘:客人自来自去,男人花心,没什么谁抢谁的呀。
烈火奶奶:不行,我要你赔钱,再奉茶认错,否则,我就烧了你的帐薄。
老板娘:你这是专程来吵架的?(两人制造出紧张的气氛)
老板娘:你生儿子没屁眼,老爸卖屁眼,你自己烂屁眼,爱吃鸡屁眼。大屁股,你自己没生意,还跑来闹我?
烈火奶奶:我闹臭你。
老板娘:不用你闹,我自揭身世。我三岁死了爹,四岁死了爹,五,六,七八岁都死过爹,十岁勾引男人,十一岁勾引男人,你的男人也被我勾了。
烈火奶奶:啊!(看见自己男人想溜)你这死老鬼。
老板娘:你有胆子把男人带出来我就有胆子吊上他。
烈火奶奶:我抓死你
老板娘:你有本事抓,我就敢享受。
烈火奶奶:我……
老板娘:我……你个大头鬼呀,这是什么字?是不是“醒”呀?
烈火奶奶:是……醒字
老板娘:是丑字,连丑字都不认识。你七岁八岁开始勾引男人,勾到四十多岁,你丑不丑?你胆子比你胸大,吵架被人压,你做人做了几十年,到底有什么成就?
烈火奶奶:我训练出来的四朵金花名震京师,乃鸡中之霸。
老板娘:对!不过她们已经跳槽跳到我这来了,难道她们没有告诉你呀?你人又老,钱又没有,连妓女都跑路,你不死也是个废物(烈火奶奶头发冒烟),你做人不精,做鬼不灵,投胎不济,来生定是个菠萝心)
四朵金花:什么意思?
老板娘:吃完就被人扔啦(烈火奶奶倒地)跟我吵架?滚。
包龙星:厉害!……
(此后是包龙星发奋苦练吵架功,指海狂骂,专心偷学,嘴巴咬秤砣,吐舌吹蜡烛,一口定乾坤,终于大功告成,曲木变直,死人说活,蜡烛吹断,大海为知震惊,此段自是看者明白其中的妙趣横生,实在佩服高超的想象力)
包龙星:做什么?
如烟:你别问我,你感觉不出来吗?你先闭上眼睛。
包龙星:还玩这招?上次被你打得还不够呀?
如烟:我不会打你的,我只是想找个人聊天而已。
包龙星:有什么好聊的?
如烟:我空虚,寂寞,我冷呀。
包龙星:没那么严重吧?
如烟:整天面对那些臭男人,没有一个可以谈心的。
包龙星:我也是臭男人。
如烟:你不是很臭。
包龙星:那倒是。
如烟:搂着我。
包龙星:需要吗?
如烟:我不会骗你的,我只想咬一个不是很讨厌的男人,给我一点温暖。
包龙星:真的不行呀?
如烟:就当做善事啦。
包龙星:只好认了吧,先说好,要给我红包的。
老板娘:王八蛋,想泡我的姑娘?
包龙星:你想惹我吵架吗?
老板娘:你吃我的,住我的,拉我的,睡我的,还泡我的姑娘,你是不是人?
包龙星:是她说做鸡太辛苦,做的又没兴趣,我只是安慰她而已。你也是鸡,还是只老母鸡,你有没有曾几何时觉得空虚寂寞,觉得冷?
老板娘:有呀。关你什么事?
包龙星:不关我事?我在妓院做,当然也希望母鸡好,她心情不好,就会怠慢客人,客人会生气,一生气就不来,不来就关门,关门我就睡马路,你敢说不管我的事?
老板娘:你敢跟我顶嘴?你小心不得好死。
包龙星:我死前两年也要给你捡骨头。
老板娘:小心生儿子没屁眼。
包龙星:没屁眼的儿子是你生的。
老板娘:我看你能凶多久?
包龙星:凶到你断气为止。
老板娘:我……
包龙星:你不化装比化装美,做鬼比做人好。
老板娘:你……
包龙星:我做人气得你发晕,做鬼吓跑你的魂。
老板娘想:怎么这臭小子吵起来那来的威力,突然增加了几万倍。
如烟:你没事吧?
老板娘:滚开!臭小子,有种你别走,我招人回来跟你斗嘴。
包龙星:我等你。
(老板娘带领众姐妹围攻包龙星,包龙星:你妈的,你小心死前那两年呀!,结果给包龙星大胜,黑匾金字改为--吵架王)如烟房间
如烟:听说你今天一早跟隔壁街三姑吵架,三姑的嘴都吵歪了。
包龙星:小意思而已。
如烟:你现在是我们凤来楼的吵架第一高手了。
声音:隔壁又有人上门挑战吵架了。
如烟:好大的胆子。
包龙星:让我来。
豹头:我现在正在办案,如果你今天晚上不叫如烟来赔我,我就把这翻过来找犯人。
包龙星:啊!(逃跑)
老板娘:千万不可以呀,如烟卖艺不卖身的呀。
豹头:我玩完了她,不给钱,那就不算卖唠。哈哈……
如烟:干什么?
包龙星:豹头来了,快找个地方藏起来。
如烟:喂,那是池塘呀。(包龙星躲到床下)……大人。
豹头:哈哈……
如烟:啊……大人,你不要这样,我会叫的,我会叫的。
豹头:你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理你的。
如烟:救命呀,救命呀,别这样子。
包龙星:禽兽!
老板娘:大人,待会儿再奸吧……恬亲王他来了,他也要找如烟呀。
豹头:是真的吗?
老板娘:是真的,他还带了个患病似的年轻人来呢。
包龙星:有人,有人(豹头也躲进来,卡住包龙星的脖子,恬亲王进来,豹头:嘘。包龙星卡住豹头的脖子)。
老板娘:恬亲王。
恬亲王:这位就是如烟姑娘了。
皇帝:不不不不不……
恬亲王:不是吧?这么漂亮,你还说不?
皇帝:嘿嘿……不可方物呀!
恬亲王:皇……皇兄,你就慢慢的跟如烟姑娘聊天吧。出去了。
老板娘:是是是,你们慢慢聊,慢慢。
如烟:公子,你不要这样,我会叫的。
皇帝:你叫呀,你叫破喉咙也没用。
如烟:不要。
包龙星,豹头:禽兽!
老板娘:大人,如烟房间里有客人,不能进去呀。
协理大臣:混帐,我是协理大臣,谁敢拦我?
老板娘:大人,协理大臣。
皇上:啊!协理大臣?让他知道我来这里,回去告诉我母后,那就不得了了。
如烟:不行呀,外面是个池塘。
皇上:床底下。
老板娘:大人,别进去,大人……
协理大臣:你这个死龟婆敢骗我?如烟房里那来其他男人呀?
老板娘:都快凑成一桌麻将了,女儿,你应付得来才好呀。
(床底下三个握手)皇帝:幸会,幸会。
包龙星:贵姓呀?
皇帝:爱新觉罗。
如烟:大人,你你不要这样嘛,我会叫的。
协理大臣: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
如烟:哎呀,不要嘛,这么每个男人都这样?你不烦,我都嫌烦呀。
皇帝,豹头,包龙星:禽兽!
皇帝:有没有玩过斗兽棋?象吃老虎,老虎吃猫,猫吃老鼠,老鼠可以吃象。老鼠,你懂怎么做吧?……
协理大臣:谁呀?
(包龙星从床下钻出):大人英明神武,床上的雄姿令人钦佩,小人正好路经此地,抱着学习的态度进来观摩一下。
协理大臣:混帐,快滚出去。
包龙星:好呀,不过小人向来大嘴巴,只怕出去会忍不住大肆宣扬,那时候可能会有上百人幕名而来,为大人呐喊助威呢。
协理大臣:我给你钱,你快出去。
包龙星:我给你钱,快点做。
协理大臣:我……
包龙星:要不就来,你不来就我来。
协理大臣:呃……
包龙星:你走,好吧,你走……
协理大臣:救命呀……
仆人:什么事啊,大人。
包龙星:原来大人还早安排了两个观摩在这里?还好我也有准备,出来。(皇帝,豹头蒙面)
协理大臣:他们两个是谁?
包龙星:他们两个是天桥底下说书的,可能会将大人今日床上的事情讲化分成九段,每日不停轮流的广播,听众应该不会少。
协理大臣:当我没来过。
包龙星:只有一张?我们四个人,四张嘴,这怎么够分呢?
协理大臣:再给你三张,走……走呀。
包龙星:谢谢了。
如烟:你这一招“唬”字诀用得很好呀。
包龙星:拿去喝茶(给一张银票如烟,剩下的放进怀里)
皇帝:小子,你蛮机灵的。
包龙星:叩见皇上。
皇帝: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帝?
包龙星:小人斗胆,刚才在皇上身边捡到这条龙内裤,请皇上恕罪。
皇帝:一定是刚才吓得连裤子都掉了。
豹头,如烟:叩见皇上。
皇帝:朕今日微服召妓,不对,朕微服出巡之事,你千万不可以说出去,谁敢揭露,就诛他九族。
包龙星:皇上,小人有一事想请皇上帮忙,如果皇上不答应,就算是诛九族,皇上召妓的事,我也要被迫揭露。
皇帝:啊!你敢威胁朕?
 
尚书府
尚书:皇上,怎么今日有兴光顾小人尚书府呢?
皇帝:其实朕见近日天气反常,广东居然夏天下雪,一定是民间有冤情,想问问几位卿家的意见。
常昆:托皇上鸿福,当今四海升平,国泰民安,不会有冤情,请皇上放心。
皇帝:那为何包龙星向朕告御状呢?
大臣:皇上,包龙星乃一刁民,出言无据。
众大臣:无据,无据。
皇帝:那包龙星曾见过朕,我怎么不觉得他刁民呢?
常昆:包龙星獐头鼠目,一副奸相,他爹包不同以前是个贪官,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的确是个刁民呀,皇上。
众大臣:是呀,是呀。
皇帝:他真得很刁?
众大臣:刁……
皇帝:就是说,他到这来告过状了?
众大臣:……
皇帝:传包龙星。
包龙星,豹头:叩见皇上。
皇帝:这个人你见过吗?
常昆:皇上,这个刁民,为官贪赃枉法,在系府想诬告小儿,被陈知县革职收监,他现在还是个通缉犯,所以尚书大人不受理。
尚书:皇上怎么认识这个通缉犯的?
常昆:皇上,微臣在京中布有耳目,听说这个刁民告状失败之后,就到了一家妓院当龟公了。皇上当然是一定不会认识一个龟公的,是吗?
尚书:难道皇上你去过……
恬亲王:混帐!皇上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常威:当然,当然……
包龙星:我绝对没有当过龟公,我只是躲起来寒窗苦读,写好状词,打算再告御状。
常昆:你没有当过龟公呀?好,来人,快传三姑进来。
尚书:幸好收到密报,这一次他死定了。
常昆:皇上,这个女人就是凤来楼的老板娘,不如就让她来认一认包龙星,就可以清楚一切。
老板娘:是,大人。啊……
常昆:他是不是你们妓院的龟公呀?
老板娘:不是呀,我没见过他。……看什么,没有见过靓女呀(对包龙星说)。
常昆:算了算了,先一边去。
皇帝:既然不是龟公,就没有事情了。包龙星你有什么冤情,尽管说来。
包龙星:皇上,小人本是系县知县,因处理常威一案,被冤枉革职,请皇上主持公道。
常威:皇上,一切都无凭据。请不要相信这个罪人。
皇上:两边都有道理,不如我们来问这个苹果。这个是个苹果,如果你的刀可以飞中这个苹果的话,朕就准你翻案重审。
常威,尚书:皇上,三思呀。
皇帝:若你飞不中这个苹果,朕就斩了你。
常威,尚书:皇上,英明呀。
皇帝:不过放那里呢?不如就放在朕的头上。
常威,尚书:皇上,保重呀。
尚书:保重龙体呀(尚书上前)。
皇帝:爱卿果然忠军爱国,朕就让你代替朕的位置。(将苹果放在尚书的头上)可以了。
包龙星:好,你来啊,好啊!皇上,可不可以准小人将眼睛蒙上。
皇帝:你习惯蒙上眼睛吗?
包龙星:我怕看见血会害怕。
皇帝:准奏!
包龙星:来啊!
尚书:啊啊……皇上,我觉得这个案子需要翻案重审。
皇帝:没勉强吧?
尚书:绝对没勉强,我极力拥护呀。
皇帝:包龙星上前听封,包龙星,朕就封你为八府巡案,领同尚书大人,水师提督大人,三司会审。豹头,朕就封你为你为忠心保护八府巡案英明神武,高手高手高高手,会同包卿家一起。
包龙星,豹头:谢皇上。
包龙星:皇上,请问八府巡案是几品官?
皇帝:一品。
包龙星:好耶……皇上,这次多谢你了。
皇帝:那如烟姑娘在那里呢?
包龙星:在凤来楼呀
皇帝:好耶!
刑场(戚秦氏正要被斩)
豹头:刀下留人。
陈知县:莫理他,斩……(豹头救下戚秦氏)
豹头:皇上圣旨,刀下留人,将犯妇戚秦氏,暂且收监,等八府巡案包大人翻案重审。
 
街道
路人一:收摊了,包大人要替戚家二少奶奶伸冤了。
路人二:那要去帮忙了。
 
衙门
包龙星:爹,我今天一定要重振包家的声誉。
豹头:哎呀,你的脸怎么这么黑?
有为:叔叔他说不黑就不象包青天,所以故意晒黑一点?叔叔啊?!
豹头:大人。
有为:叔叔,你这么没晒黑?
包龙星:我带着面具遮着唠,只晒个印子而已。你这么晒得跟非洲鸡一样?
有为:我中招了。
 
公堂
声音:今日本府有戚家十三口被杀一案,被都察院发回重审,奉圣谕三司会审,主审乃八府巡案包龙星包大人,陪同重审的刑部尚书花大人,水师提督常大人,及本县陈大人。(拳击出场模式)
陈知县:公堂之上,保持肃静。(被一鸡蛋打中)(方唐镜出场)
尚书:今天的规矩,就是不准讲粗话,不准讲人家老爹老母,不准讲性器官。
包龙星:我乃八府巡案,你给我一点特权嘛。
尚书:我也很为难,最多让你提“老母”好了。
包龙星:就提你老妈吧。(尚书晕倒)
有为:叔叔,放心,你赢定了。燕窝呀叔叔(淑口)。
尚书:这个八府巡案只不过用的桌子大一点,不用怕他,好好对付他。(方唐镜刷牙)
有为:润润嘴巴。
陈知县:不用害怕,我们有李莲英公公作后台,尽管使出你的法宝对付他。
尚书:对付他。(当~~~,摇钟,第一回合)
方唐镜:大……
包龙星:大什么大?
方唐镜:我叫大人而已。
包龙星:人什么人?
方唐镜:大人不可以叫呀?
包龙星:叫可以,盯着我就不可以。
方唐镜:我盯什么盯?
包龙星:你盯我,我盯你。
方唐镜:你不盯我怎知道我盯你?
包龙星:我大人盯你贱人可以,你贱人盯我大人就不行。
方唐镜:我堂堂一名举人,你敢叫我贱人?我要告上朝廷。
包龙星:贱人,贱人,贱人。
常昆:大人这样就不对了,他是朝廷钦……
包龙星:钦你老母!
常昆:啊!你不可以在公堂之上……
包龙星:公你老母。
尚书:大人,用不着提老母提得那么过分吧?
包龙星:过分你老母的老母。你还敢说不犯贱?今天我身为八府巡案,重审此案,我还没有传你,你就走出来让我骂,你还不算犯贱?是不是?你自己说,你是不是犯贱?(方唐镜倒退)不许走。(飞身跳起,只见包龙星和有为跳过桌子,豹头栽倒在地)还说是高手,真是的!
有为:呸!
包龙星:未传你,你就站出来。你要不是做贼心虚,就是身上有屎,你说呀你,是不是?
方唐镜:我是跟乡民进来看热闹的,只是站前了一点,大不了后退就是了。
包龙星:别说那么多,往后站……黄线以外,黄线以外,站……
方唐镜:到了,怎么样呀?咬我呀你,kao,又站出来了。kao,又站回去了。咬我呀你,跳出来又跳进去,揍我呀笨蛋?!
包龙星,有为:好呀。(暴打方唐镜)
包龙星:大家都听到了,是他叫我打,我才打的。
有为:像你这种要求,我这辈子没听过。
常昆:大人,应该先传犯妇人戚秦氏。
包龙星:犯妇人,你有什么冤情,尽管说出来,我跟尚书大人会替你做主。
尚书:大人,你做主就行了,我从旁协助就可。
戚秦氏:大人,犯妇一家十三口都是被常威所杀,我还被他侮辱了,请大人伸冤。
包龙星:传常威。
常威:参见各位大人。
包龙星:常先生,你可知道戚家十三口是怎么死的?
常威:是她害死的。
包龙星:好,传回春堂朱二跟验尸官。
朱二,验尸官:大人。
包龙星:朱二,你上次说,戚秦氏在你那里买了一斤砒霜,对不对?
朱二:没错,大人。
包龙星:验尸官,你说上次戚家的那一锅糖水里面有毒,是不是?
验尸官:是,大人。
包龙星:各位,这里有锅糖水,一斤砒霜,全到进去,去你妈的,比芝麻糊还糊,这种东西会有人肯喝吗?
陈知县:也许戚家的人都笨的像猪一样,没办法。
包龙星:那你来喝一口呀,正点呀,喝了会升天哩。
陈知县:救命啊……
包龙星:你也像猪头一样笨,连你都不肯喝。难道戚家人上下会比你更笨吗?
常昆:她买一斤砒霜,不一定会全放下去。
包龙星:那没有用完的砒霜往那里去了呢?我搜索戚家上下,都没有找到。更何况,一个凶手如果用不到那么多毒药,为什么要买那么多惹人怀疑?所以事情就是……你说谎。
朱二:我没有说谎呀大人。
有为:没有?
包龙星:这本帐簿是从你店里偷来的,砒霜根本就很少有人买,你今年只买进了半斤砒霜,你那来一斤卖给人家?
朱二:可能是小人记错了,大人。
包龙星:记错了?你几个月前记错,你现在又记错了?你老是记错(欲踢)?高手!
豹头:小人在。
包龙星:我叫你去重新在验戚家十三具尸体,有什么结果?
豹头:大人请转身。
包龙星:啊!(有为抱着两具骷髅)
豹头:大人,你看,每具尸体只有喉部发黑,其他部位都很正常,以我豹头当差三十年的经验来看,死者一定是死后被人灌毒,所以毒液留在喉部,而流不到腹部,每具尸体都有骨折的现象,然后再用钢钉接上,分明是死于武林高手之下,而事后就有人隐藏死因。
包龙星:常威,你都听到了?
方唐镜:大人,这次关我的事了。他刚才说,死者全死于武林高手重手之下,我们常公子根本就不会武功,又怎可证明他杀人呢?
包龙星:他要是不会武功,为什么哪天晚上抓他抓得那么辛苦?
常威:我是天生神功。
包龙星:是吗?来人。大刑伺候。(想)如果你不反抗,就夹死你;如果你反抗,就证明你会武功。
声音:李公公到。
常威:干爹。
众狗官:参见李公公。
李公公:各位大人辛苦了,我这一趟是来听审的,随便带点东西给我的干儿子阿威的。
常威:干爹。
李公公:你可要好好的做人,如果作奸犯科的话,连干爹也容不了你,不过要是有谁敢欺负你,冤枉你的话,嘿嘿……也没那么容易。
包龙星,有为,豹头:当然啦……
李公公:这件是老佛爷赐给你的黄马褂,你穿是了它,除了皇上,谁也打不了你。(当~~~,摇钟,第二回合)
豹头:大人。(搽汗)
有为:叔叔,现在不能打他,怎么办?他这招真够毒!
方唐镜:大人,虽然戚家十三口不是中毒而死的,但很有可能是戚秦氏雇佣杀手杀死的,而且那晚打更的也看见常威被人打,照我看,应该对戚秦氏用刑才对。
尚书:对,来人,大刑伺候。
包龙星:尚书大人还真机灵。风往那吹,你就往那倒,真是佩服,佩服。
尚书:包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包龙星:随便说说,你不喜欢听,我就说点别的。
尚书:不许提我老母。
包龙星:刚才那位大人说要用大刑的呀?
李公公:八府巡案大人,不要叉开话题呀。
常威:不错,包大人不要叉开话题。来人,给犯妇上夹棍。
衙役:是。
包龙星:等一等。你说夹就夹呀,我说不许夹。
李公公:什么?哼!你好大的官威呀,包大人。如果再让你做两年官,恐怕你连老佛爷也不放在眼里。
包龙星:我当然不放在眼里,老佛爷是要放在心里尊重的,像你这样整天挂在嘴边讲,只有贬低她的身份。
李公公:你……
包龙星:你老母辛苦把你养大了,你跑去当太监,就是不孝;不尊重老佛爷,就是不忠;你这不忠不孝的死人妖,坐在这里干什么?
李公公: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骂我?
包龙星:我堂堂八府巡案,在这公堂之上我最大,你区区一个内务总管五品官,还是来旁听的,我站在这,你竟然坐着?我不骂你,我骂谁呀我?
李公公:好,等我奏明皇上,将你抄……
包龙星:抄你老爸,你要是能够走得出这个公堂再打算吧,来人,关门,放狗。(众侍卫拔刀,包龙星牵着豹头和有为)
众狗官:包大人……
包龙星:不用你们帮忙,我一个人搞定就行了。
李公公:我不跟你作口舌之争,赶快办案。
包龙星:好呀。屁精。
李公公:你骂谁?
包龙星:谁搭腔,我就骂谁呀。
李公公:你这个小王八蛋,我不理你。
包龙星:阴阳人。
李公公:我去你妈的!我去你全家,去你的花开富贵。
包龙星:阴阳人烂屁股
李公公,包龙星:……(激烈对骂,李公公骂的直喘气)
(打更人,来福,弄婆吓的哆嗦)
一人:大人。
豹头:等一下假装验尸官,要装的像一点。
一人:是。
豹头:擦血。
打更人:那不是验尸官吗?怎么被打成这样?
豹头:他在公堂说假话,被包大人查了出来,原来他收了红包,冤枉那个犯妇,所以将他打成这个样子。那个回春堂的朱二,还被包大人下令用狗头铡铡成两段。(有为假扮朱二被铡后上半身在地方爬,吴好缇和吴广德在下面推有为)
有为:好痛啊。
来福:救命呀,你做什么?我脚麻了,走不动了,不要过来……干什么?走远一点,救命呀,你在我下面干什么呀?
有为:我要写个“惨”字。
来福:我又不识字,你不要烦我呀。
有为:哎呀,我死了。
豹头:该你上堂。……
(包龙星和李公公还在对骂,众人累倒在地)
包龙星:你是柠檬头,老鼠眼,鹰勾鼻,八字眉,招风耳,大翻嘴,老羌牙,灯芯脖子,高低膊,长短手,鸡胸,狗肚,饭桶腰,我要是你,我早就自尽了。
李公公:你……
包龙星:你棒极了,脱裤子睡觉,身上都是屁股眼,活该你被根棒戳呀你!
李公公:我去你……
尚书:李公公,你没事吧?先坐下,来……
李公公:我去你的花开富贵。
常昆:包大人,为什么还不用刑?你故意闹了三,四个时辰了,是不是有心拖延时间?
包龙星:当然不是,继续。
豹头:传打更的,来福,弄婆。
打更人:大人,大人,我们肯说真话了。
方唐镜:一个一个来,应该先审戚秦氏。
常昆:不错,还没轮到你呢?,先将戚秦氏用刑。
戚秦氏:啊……好痛啊。
尚书:装死啊,还没用刑就喊疼。
戚秦氏:好痛,不是,我的孩子要出世了。
尚书:大胆刁妇,分明是装的,来人,用刑。
慢着,弄婆也在这,她常替人接生,是不是装的,她一验就知道。
戚秦氏:好痛呀。
弄婆:是呀,大人,她真的要生了。
尚书:李公公,你的意思呢?
李公公:又不是我生,你们决定吧。
尚书:我们四个表决一下,赞成用刑的请举手。(除包龙星外全举手)三对一,用刑。
包龙星:不准。要表决就要所有在公堂上的人一起表决,谁赞成让犯妇先生孩子的,请举手。(众人举手,李公公侍卫一人举手,然后全举手)如何?提督大人。
尚书:众怒难犯。
常昆:就让她先生。
尚书:好,本官批准犯妇退下产子。
包龙星:打更的,上次你的口供前后不符,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再说一次,那天你到戚家到底看到了什么?
打更人:我……(看见豹头拖着两条腿走过),啊!大人,我当时看见常威在打来福,然后戚家的狗就扑上去要常威,然后常威就把狗踢死了,然后来福就跑了,然后我也想跑,谁知被常威一脚踢过来,我就昏倒了。
包龙星:为什么你上次你不这么说?
打更人:上次方唐镜给了我五百两,叫我这么说的,大人,你千万别铡我呀。
方唐镜:你不要乱讲话呀。
包龙星:一个人乱讲,难道每个人都在乱讲吗?来福,究竟当晚你见到什么了?
来福:我全忘了,大人。
尚书:你是不是跟戚家二少奶奶通奸?她叫你杀死戚家上下十三口?
来福:不关我的事呀,我只是跟她通奸而已。
包龙星:你说戚秦氏因为欣赏你的文才,还送了首情诗给你?
来福:是呀。
包龙星:来人,将证物情诗交给他。
包龙星:你在念一次给我们大家听。
来福:金凤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有岂在朝朝……
包龙星:少了几个字是吗?这首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呀,蠢猪,这个又是什么字?连个“死”字都不认识,连字都不认识,你敢说少奶奶欣赏你的文才跟你通奸?人来,铡了他。
来福:不要呀,大人,冤枉呀。是方唐镜给了我五千两,叫我冤枉二少奶奶,我还有三千两藏在家里炉灶下。
方唐镜:王八蛋,你敢反过来陷害我?说你通奸就通奸,大人,快铡他。
来福:大人,不关我事的,我有证据,我根本就不可能跟二少奶奶通奸的,我拿出来给你看看。
包龙星:别说了,拿出来呀。(来福脱裤子)哎呀!
来福:小人自幼家贫,所以自己切了,想要入宫当太监,可是没钱疏通,进不了宫,所以做不成太监,就到戚家做工,我怎么可能跟二少奶奶通奸呢?
包龙星:又是一个死太监。
李公公:恩!
包龙星:你省省吧,我不是说你。这样好了,我们先把方唐镜的功名革去,然后再慢慢的审他贿赂之罪,中不中听呀大人?
尚书:好,你讲什么都好听的啦。
包龙星:方唐镜,你最好一五一十把真相说出来,我也许可以考虑判你轻一点,说。
李公公:方唐镜,来福,私相贿赂,两个人该处斩。
方唐镜,来福:你还真毒呀。
李公公:大胆,掌嘴。(两人被打昏)
有为:十三叔,把他们两个打得不成人形,连人证都没有了,怎么办呢?
奶奶:十三,十三,我拿我尚方宝剑来给你呀。
包龙星:妈你……
有为:奶奶,别玩了,我们现在没空呀。
包龙星:你先出去,那条剑鱼你自己蒸了吃吧。
奶奶:这不是剑鱼,这是真的。(拿开剑套)
李公公:尚方宝剑?
有为:叔叔,还是看清楚,说不定……这是条鸭肚肠。(包龙星拔剑)
包龙星,有为:哇!真的是尚方宝剑呀。
包龙星:常威,你以为穿上黄马褂,就打不了你吗?在我白面包青天的面前,你休想狡辩,让我用宝剑把你的手指头一根根的砍下来,我看你招不招?(常威躲到李公公身后)屁精你让开,我这宝剑上斩昏君,下斩谗臣,斩到你,我就不好意思了。
李公公:大清开国以来,从没听说有什么尚方宝剑,这是什么剑?
包龙星:尚方宝剑,这种高级货,你们当然不认识。
有为:奶奶,快告诉他们,是那个皇帝赐给我们包家的。
奶奶:是明朝崇祯皇帝。
包龙星,有为:明朝?
李公公:你用明朝的剑来斩清朝的官?
常昆:你分明是造反。
包龙星:其实是这样的,我看现场太紧张了,所以跟我老妈出来轻松一下,旨在调节气氛,你不是介意吧?
李公公:如果你吞下去,我就不介意。
包龙星:哈哈……好,你怎么说怎么好。(吞剑绝技,剑头从屁股后面出来)赏面了,谢谢大家了,谢谢。现在没事了吧,回去再审。
李公公:刚才的事就算了,你要是再拿不出证据来控告常威,你就得退堂,常威他呀就无罪释放。
(小孩哭声)有为:生下来了,恭喜,恭喜呀。
李公公:不许胡闹,赶快决定。
包龙星:既然如此,没办法啦,只有来一场滴血认亲。
李公公:滴血认亲?
常威:滴血认亲?
包龙星:不错。
豹头:啊……吓吓他先。
包龙星:常威,你口口声声的说没有强奸过犯妇人,她现在生的孩子一定与你无关,你和孩子的血一定不能相溶,如果你敢验血,就证明你没有说慌。
有为:如果你不敢,就证明你是奸夫。
李公公:去呀。
常威:哼,我怕什么?(常威和小孩的滴血认亲)
包龙星:哦!相溶了,你就是凶手。你分明是先强奸后杀人,赖不掉了吧,来人,虎头铡侍侯。
常威:不可能,不可能的……干爹,那个孩子不是我的,绝对不是我的,干爹,你一定要帮我呀……
李公公:你不用怕,有我在。
包龙星:如果你不是奸夫,那两滴血怎么会溶在一起?那一定是你的孩子,你无从解释。
常威:一定不是我的,那天晚上干完她之后,第二天就说有了,那有那么快的?
包龙星,有为,豹头:哦,那晚干她?
李公公:你这个畜生,你敢欺骗我?
包龙星:开心吧?真相大白了。
李公公:(巴掌)我不管你了。
常威妻:让让让。相公,你怎么了?
常威:老婆,你怎么来了?
常威妻:是你跟公公叫我带孩子来的呀。
常威:那是我的儿子?你说,那个是我的儿子?你这混蛋,你敢阴我?
有为:阴你又怎样呢?
包龙星:跟他罗嗦什么呢,关门,放狗。
李公公:我不管了,我走。
常威:干爹……(挟持李公公)不要过来。
常昆:小王八蛋,想造反呀?
包龙星:你还说你不会武功?这一下你自己招供了吧?
常威:马上放了我……
包龙星:李公公,委屈你了,要你为国捐躯了。我会奏明圣上,将你风光大葬。关门,放狗。
常威:不行。(豹头上前救下李公公,与常威打斗)
包龙星:豹头,把他扔过来。
豹头:是我,大人是我呀。
包龙星:我看见了,出去再打过吧。高手。(豹头发威,将常威腿打断,推进铡刀,常威被铡)
 
街道
(尚书,常昆陈知县被囚车押送,路人狂丢蔬菜)
尚书:你害死我了。
常昆:还说,信不信我踢死你?!
陈知县:麻烦你大哥,别摇的那么厉害呀,我会晕车的。
(包龙星点着鞭炮)
戚秦氏:恭喜包大人生意兴隆。
包龙星:多谢,多谢。但我现在已经不做官了。
吴广德:妹夫,你为什么有官不做,而去开药铺呢?
包龙星:以你的智慧,我很难跟你解释啊。
戚秦氏:喂,你回头看看你妹妹跟如烟。(两人大肚子)
包龙星:老婆,小心点,亲一下。
有为:大婶,二婶。
戚秦氏:我把我先夫那张生儿子的秘方送给包大人,他吃了之后双喜临门,现在还拿它来做生意呢。
(揭匾:印度神丹,众人抢购)印度人:印度来的。
包龙星: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全多得皇上提携,我对他呢,非常想念,还好我我收藏了一条皇上的龙内裤,闻一闻,精神百倍,抖一抖,活跃筋骨,舔一舔,不会到处乱摆。来,别错过。
老板娘:恩……
豹头:恬亲王到。
包龙星: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恬亲王:包卿,今天你开张,我不能恭喜你,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皇上驾崩了。
包龙星:啊!皇上……怎么会这样?怎么这样?(用龙内裤擦泪)皇上到底怎么死的?
恬亲王:生病呀
包龙星:什么病呀?
恬亲王:是……花柳病
包龙星:哎呀……
(众人躲避龙内裤)
 
  以上就是“周星驰《九品芝麻官》电影台词剧本完整版”的内容,感谢您的阅读,喜欢的话就赶紧收藏吧。想要阅读更多关于周星驰电影台词的内容,请关注牛台词(cnhbtc.com),我们为您准备了更新、更好、更经典的台词文章,更多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本文关键词: 九品芝麻官
文章由牛台词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链接:http://cnhbtc.com/zxcdytc/zxcdytc722.html

欢迎分享转载→ 周星驰《九品芝麻官》电影台词剧本完整版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内容分享!
Copyright © 2019-2023 牛台词 cnhbtc.com 版权所有 ICP备案:鲁ICP备2020034440号-1 鲁公网安备鲁公网安备:37011202001111号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