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台词分享网站

当前位置:台词 > 相声台词 > 郭德纲相声台词 > 郭德纲于谦传统相声《学聋哑》台词完整版

郭德纲于谦传统相声《学聋哑》台词完整版

发布时间:2020-12-08 11:06源自:cnhbtc.com作者:牛台词阅读()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等内容。下面就是我们为您准备的关于“郭德纲于谦传统相声《学聋哑》台词完整版”的内容,欢迎您的阅读,希望您能喜欢。
 

《学聋哑》介绍

 
《学聋哑》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郭德纲和于谦的作品之一。

《学聋哑》传统相声段子,经过初步铺垫之后,郭老师进入了学聋哑阶段,以搞笑低调的语气,阐述了学聋哑的妙处,也体现了聋哑人生活的不易,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与保护。
郭德纲于谦传统相声《学聋哑》台词完整版
 

《学聋哑》台词

 
郭德纲:谢谢大伙,对我们这么抬爱。
于  谦:是。
郭德纲:没有什么好的节目。
于  谦:恩
郭德纲:水平也很低啊。
于  谦:是。
郭德纲:也就是于老师能耐还大一些。
于  谦:哎呀呵,那可不敢。
郭德纲:我就是相声界的一个小学生。
于  谦:都一样。
郭德纲:离着毕业还很早呢。
于  谦:噢。
郭德纲:跟人家比不了。
于  谦:我啊?
郭德纲:著名相声演员。
于  谦:不敢当。
郭德纲: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于  谦:过了。
郭德纲:哪有不认识他的。
于  谦:嗨。
郭德纲:哎你叫什么来着?
于  谦:这就站一个不认识我的呀。
郭德纲:叫什么来着?
于  谦:于谦
郭德纲:对,于谦。
于  谦:啊
郭德纲:谁不知道你啊。
于  谦:嗨。
郭德纲:著名演员,演戏,拍广告。
于  谦:演过点儿。
郭德纲:都干。
于  谦:是
郭德纲:啊,最近又接一大活,马上成为三绷子形象代言人了。
于  谦:这活不怎么样啊。
郭德纲:北京城大小三绷子都有你相片。
于  谦:嗨,那管什么呀。
郭德纲:提你,两块钱就能送。
于  谦:没我人一块钱就走。
郭德纲:是啊。
于  谦:啊。
郭德纲:这都是民脂民膏啊。
于  谦:好嘛。
郭德纲:太好了。能够见到于老师我很兴奋。
于  谦:噢。
郭德纲:尤其于先生最近身体不好,带病参加演出。
于  谦:嗨,有点小病。
郭德纲:是不是,这次病太厉害了。
于  谦:啊?
郭德纲:都破了相了。
于  谦:我啊?
郭德纲:啊,病太厉害了。
于  谦:什么病?
郭德纲:痔疮。
于  谦:痔疮能破相啊?
郭德纲:不完整啊。
于  谦:哪儿啊,别比画了。别比画了就。
郭德纲:向于老师学习。
于  谦:啊
郭德纲:向于老师探讨。
于  谦:啊,你们别客气。
郭德纲:向您学。
于  谦:啊别客气。
郭德纲:说相声的,我们都是同行。
于  谦:啊
郭德纲:可有一样,分出三六九等。
于  谦:怎么分呢?
郭德纲:有大师,有艺术家,有著名演员。
于  谦:是。
郭德纲:有普通演员。
于  谦:对
郭德纲:有学员。
于  谦:噢刚学。
郭德纲:这里边为什么分出这么多档次来呢?
于  谦:是啊。
郭德纲:那就是对艺术的理解问题。
于  谦:噢程度问题。
郭德纲:说相声不容易。
于  谦:啊
郭德纲:是世上最简单也是最复杂的艺术形式。
于  谦:反正是有难度。
郭德纲:有嘴就能说。
于  谦:说话谁不会啊。
郭德纲:能说话就行。
于  谦:哎。
郭德纲:可怎么说是个学问。
于  谦:噢,说的好坏。
郭德纲:我很佩服我们的老前辈。
于  谦:恩
郭德纲:站在街上说,你站在街上听。几句话把你口袋里的钱说到我口袋里。
于  谦:真不容易。
郭德纲:能耐小了行吗?
于  谦:对对对。
郭德纲:咱们这方面做不到。
于  谦:是。
郭德纲:你看剧场里面我还行,给我搁到街上,未必行。
于  谦:哦在街上不行。
郭德纲:这点,于氏父子了不起。
于  谦:我跟我爸爸都站街上说啊?
郭德纲:未必说,尤其你父亲啊,只要一上街,无论谁口袋钱都能上他口袋里。
于  谦:这不就是小偷么这不是。
郭德纲:不是就是说能耐呀,能耐呀。
于  谦:这什么能耐啊这是。
郭德纲:说相声四门功课,说学逗唱。
于  谦:这是我们学的。
郭德纲:哪门弄好了都不容易。
于  谦:对。
郭德纲:就拿这说来说。
于  谦:啊。
郭德纲:这嘴里边得干净。咬舌,间舌,结语。都干不了这行。
于  谦:这嘴里的毛病。
郭德纲:打小,先背贯口。
于  谦:对。
郭德纲:抱菜名啊,八扇屏啊这些个。
于  谦:哎一大套。
郭德纲:镗镗镗镗百八十句。一个字儿都不能贪污咯。
于  谦:还得清楚啊。
郭德纲:哪怕您坐在剧场的地下室,你也得听的见。
于  谦:有坐地下室听相声的嘛?
郭德纲:电工嘛。
于  谦:嗨,行就别提他了就。
郭德纲:都得听的见,报菜名往这一站,不能打嘣儿。
于  谦:哦。
郭德纲:睡着了背,也得连着上。
于  谦:习惯这是。
郭德纲: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雏鸡……不能忘。
于  谦:恩哼……
郭德纲: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鱼香鸡丝,卤煮火烧,麻辣烫。
于  谦:这是满汗全席吗这个。
郭德纲:反正你不能,不能乱了知道嘛。
于  谦:嗨,您下工夫就行了呗。
郭德纲:下工夫。不下工夫不行。
于  谦:是。
郭德纲:还有这个学。学最难了
于  谦:怎么?
郭德纲:我认为学不容易。
于  谦:噢
郭德纲:因为学要超越自己的本身。
于  谦:哎刻画人物了。
郭德纲:是不是啊。
于  谦:恩恩。
郭德纲:学是模仿。有唱,有说,有表演。
于  谦:对。
郭德纲:各种鼓曲戏曲你得学吧?
于  谦:得学。
郭德纲:外省人说话你得学吧?
于  谦:更得学了。
郭德纲:表演你得学吧?
于  谦:是是是。
郭德纲:这最难了。
于  谦:噢
郭德纲:学个大姑娘,学个老太太,学个小孩儿,学个聋哑人。
于  谦:噢。
郭德纲:都得学。
于  谦:这都是我们学习的。
郭德纲:聋哑人这是没有办法。
于  谦:怎么?
郭德纲:人生理上的一种现象。
于  谦:疾病。
郭德纲:有天生的有后期的,我们不能够嘲笑人家。
于  谦:不能讽刺。
郭德纲:我们模仿只是模仿这种现象。
于  谦:哎。
郭德纲:并没有看不起人家。
于  谦:不存在这意思。
郭德纲:拿人找乐,这个没有。
于  谦:是是是。
郭德纲:也得学。观察,放到自己身上怎么模仿。
于  谦:对。
郭德纲:这个最难了。
于  谦:噢这有难度。
郭德纲:今天这样,跟于老师碰在一块不容易,咱俩人切磋一下。
于  谦:怎么切磋啊?
郭德纲:咱们模仿一下聋哑人怎么样。
于  谦:哦,学这个聋哑人?
郭德纲:诶,因为聋子说话听错了净打岔。
于  谦:啊,好好好。
郭德纲:这多好这个。
于  谦:有意思。
郭德纲:好不好?
于  谦:咱学一回。
郭德纲:咱俩来一回这个。
于  谦:来来来。
郭德纲:大街上俩人碰见聊会儿天,越说越热闹,越说越乱。
于  谦:好。
郭德纲:要学的话我让你个便宜。
于  谦:怎么便宜?
郭德纲:我是你二大爷。
于  谦:好。……这我就吃亏了这个。
郭德纲:不是,他是有剧情的。
于  谦:哦,什么情节?
郭德纲:街坊吝着这么个二大爷。
于  谦:哦。
郭德纲:你要不喊他,他可挑理。
于  谦:那就喊啊。
郭德纲:你喊他他还未必听的见。
于  谦:哎呦那我还得喊呐。
郭德纲:恩有意思。
于  谦:啊。
郭德纲:一个老大爷,耳朵一阵好一阵坏。
于  谦:噢。
郭德纲:要说这会儿耳朵好。
于  谦:啊
郭德纲:赶着这个清楚的时候。
于  谦:啊。
郭德纲:那行,什么都听的见。
于  谦:全行
郭德纲:要说耳朵这会儿糊涂着呐,那完了,什么都听乱了。
于  谦:嚯。
郭德纲:你打那边来,我打这边来,我是这老大爷,咱俩人来一回。
于  谦:哦碰见啦。
郭德纲:好不好?
于  谦:来来来。
郭德纲:你那边我这边啊。
于  谦:这有意思。
郭德纲:(咳嗽)
于  谦:岁数真是不小了。
郭德纲:(咳嗽)人一上岁数啊,在家呆不住,得出去过过福。
观众:(咳嗽)
郭德纲:(咳嗽)还有学我的。
于  谦:嗨,岁数都不小了是怎么着。
郭德纲:谁都有老那天。
于  谦:哎嗨,可不是嘛。出来转转吧。
郭德纲:(唱)洋装虽然穿在身,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于  谦:老华侨。
郭德纲: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
于  谦:嗓子还不错。
郭德纲: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
于  谦:这可没看出来。
郭德纲:窝头咸菜就着一碗大碗儿茶。
于  谦:什么乱七八糟的。
郭德纲:我爱北京天安门。
于  谦:全会呀?
郭德纲:(咳嗽)
于  谦:好嘛。哎呦呵呵。二大爷,上哪去呀你。
郭德纲:哎呦呵,(四处看)这人哪去了。
于  谦:干嘛呀?
郭德纲:把狗搁这儿不怕丢咯。
于  谦:不象话。这不就是人嘛。您瞧瞧,仔细看看。
郭德纲:哈哈(咳嗽,仔细看),老了,这眼呐,不给使唤。
于  谦:看不真着了,仔细。
郭德纲:真是狗啊。
于  谦:还没瞧清楚啊?再看看。
郭德纲:(咳嗽)
于  谦:行行行,就甭老咳嗽啦。仔细瞧瞧
郭德纲:(仔细看,笑)呵呵,小子是你啊。
于  谦:是我!
郭德纲:大黑呀!
于  谦:还是狗啊。什么名字啊这是。
郭德纲:我有日子没瞧见你啦。
于  谦:您看看我。
郭德纲:又胖啦。
于  谦:可不是嘛。
郭德纲:喂的足啊。
于  谦:咱说点正经的行不行啊?
郭德纲:看见你我痛快呀。
于  谦:高兴嘛?
郭德纲:我心里高兴啊,好小子啊。
于  谦:是是是,上哪去您?
郭德纲:啊?(听不见)
于  谦:不是,您!上哪啊?
郭德纲:哎,说话说话。
于  谦:我这不是说话呢嘛,您!上哪去呀?
郭德纲:什吗?
于  谦:您!上哪去呀?(大声)
郭德纲:你怎么干张嘴不出音儿啊?
于  谦:您上哪去呀?(大声)
郭德纲:呵!你这是要急死我呀。
于  谦:哎呦,你这累死我。
郭德纲:可要了亲命啦。
于  谦:哎呦二大爷。
郭德纲:啊?
于  谦:这句你怎么听见了?
郭德纲:耳朵一阵儿一阵儿的。
于  谦:好嘛,趁这阵儿听得见赶紧问。您上哪啊?
郭德纲:什吗?
于  谦:又过去了啊。二大爷
郭德纲:啊?
于  谦:(推郭)你活动活动吧。就这句听的见呐。
郭德纲:人老啦,人老啦。
于  谦:哦。
郭德纲:身子骨,耳朵眼睛,都不成啦。
于  谦:就是岁数大了。
郭德纲:瞧见你我痛快呀。
于  谦:噢~
郭德纲:想当初,我跟你爸爸相好。
于  谦:哦有交情。
郭德纲:我跟你爸爸的关系好啊!
于  谦:噢
郭德纲:(咳嗽)我你爸爸,我(是)你爸爸,我你爸爸。
于  谦:你和我爸爸!说清楚咯。
郭德纲:好哇,好!
于  谦:好不就完了嘛。
郭德纲:你爸爸你妈妈结婚,我给办的啊。
于  谦:哦,您帮忙活的啊?
郭德纲:这说也没用啊。
于  谦:怎么呢?
郭德纲:呵呵,你哪知道切(去)。
于  谦:我不知道。
郭德纲:那会儿你刚上高中。
于  谦:糊涂了啊!那会儿还没我呐。
郭德纲:那时候你爸爸忙。
于  谦:哦忙。
郭德纲:见天儿把你转给我,我给看着。
于  谦:哎呦好嘛,您看着我啊。
郭德纲: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的。
于  谦:您拿我当屎壳郎是怎么着!
郭德纲:都长这么壮了。
于  谦:哎呦呵!
郭德纲:好小子啊,我想你爸爸了!
于  谦:您多长时间没见着我爸爸啦?
郭德纲:多长时间没见着我儿子啦?
于  谦:谁问你了?
郭德纲:别提!
于  谦:怎么了?
郭德纲:不学好!吃喝嫖赌不着家,还学偷东西呐。
于  谦:当贼啦。
郭德纲:好些日子没回来啦。
于  谦:哎呦呵,您呐,别着急,哪天我给找找。
郭德纲:跟你学的?
于  谦:没有~
郭德纲:这缺德玩意儿啊。
于  谦:不是!(摇手)
郭德纲:都5年啦?这缺德玩意儿啊。
于  谦:您听不见。
郭德纲:你是坏蛋呐。
于  谦:你才是坏蛋呢。您听不清。
郭德纲:这里还有李菁呐。
于  谦:没有。
郭德纲:那大眼溜晶的也学这个啦?
于  谦:哎呦,您这不急死人嘛。
郭德纲:还有王文林呐?那么大年纪也学这个啊?对,带着他省的带灯了。
于  谦:嗨,您这不是瞎抬杠嘛。
郭德纲:还有徐德亮呐?那是我亲儿子!
于  谦:嗨。哎呦呵。
郭德纲:我亲儿子啊,放了他吧。
于  谦:别说了,我说您是听不见。
郭德纲:上法院?上法院干嘛去啊?
于  谦:我告谁啊?
郭德纲:告贼啊?丢东西啦?
于  谦:哪儿跟哪儿啊?
郭德纲:丢铁裤衩儿了啊?
于  谦:啊?
郭德纲:你预备那个干嘛呀?
于  谦:您说的不对啊?
郭德纲:哦穿着挺受罪啊。丢就丢了吧。
于  谦:我说您这不是成心脚劲吗。
郭德纲:你扒的张文顺呐。
于  谦:去!
郭德纲:我说他闹肚子呢。
于  谦:冻的呀是怎么着?
郭德纲:去还给他吧。
于  谦:嘿!老王八!
郭德纲:你爸爸。
于  谦:不对!
郭德纲:不是那位。
于  谦:哪位!就这么一位。二大爷
郭德纲:啊?
于  谦:(推郭)你去活动活动吧。不学了啊。象话嘛,来回来去就这么一句。
郭德纲:学嘛。
于  谦:学什么呀。
郭德纲:学一聋老头儿,很诙谐。
于  谦:好嘛,这点玩笑都搁我身上了。
郭德纲:我可爱来这个了,咱再来一回吧。
于  谦:不不用,得了,算了吧。不学这个了。
郭德纲:啊?不学这个啊。
于  谦:学点别的。
郭德纲:那咱们学回哑巴说话。
于  谦:哑巴说话?
郭德纲:哑巴这嘴不能说,手能说。
于  谦:噢,比画。
郭德纲:比画动作。
于  谦:嘿,这好这好。
郭德纲:这好吗。
于  谦:可以可以。
郭德纲:咱们这样啊。
于  谦:啊。
郭德纲:我来学这个哑巴。
于  谦:好。
郭德纲:走在街上碰见你了。
于  谦:恩。
郭德纲:咱俩是从小的发小。
于  谦:噢有剧情。
郭德纲:一块长起来的。
于  谦:好。
郭德纲:一见面特别的高兴。
于  谦:啊。
郭德纲:俩人聊会儿天,大伙一瞧这热闹啊。
于  谦:哎,好玩好玩。
郭德纲:你打那边来,我打这边来。
于  谦:好,再学一回。
郭德纲:哑巴有特点。
于  谦:怎么讲?
郭德纲:三快!
于  谦:怎么三快?
郭德纲:眼睛快,脑子快,反映快。
于  谦:噢!
郭德纲:还有三直。心直,眼直,腿直。
于  谦:这都是哑巴的特点。
郭德纲:愣
于  谦:哦,还愣
郭德纲:一走道那个愣。
于  谦:啊啊。
郭德纲:好玩,好着呢。来吧?
于  谦:来来来。
郭德纲:你那边我这边。
于  谦:咱学一回。
郭德纲:看这腿多愣。
于  谦:噢~还愣。来来来一回。
郭德纲:(狗熊状出场)
于  谦:这是哑巴这是半身不遂呀这是。
郭德纲:腿直嘛。
于  谦:直,这是直嘛这个,过了。
郭德纲:走道嘛,走道不是两种嘛。
于  谦:哪两种啊。
郭德纲:一种就是走来走去这种,一种是啊~(张嘴摇头看天)这种嘛。
于  谦:哪有啊,没有没有。咱学的就是哑巴。
郭德纲:哑巴走道是吧。
于  谦:恩。
郭德纲:反正得比这得快,这忒慢,走在街上多慢呢。
于  谦:快是得快。
郭德纲:得快点走哈。咱们再来,你那边我这边。
于  谦:啊。
(郭跟在于后面下场,于回头)
于  谦:哎呀。
郭德纲:诶呦。
郭德纲:你吓我一跳啊!
于  谦:你吓我一跳。快,你跟我后边干嘛啊。
郭德纲:为了让你回头就看见我。
于  谦:嗨,那图什么许的呢。
郭德纲:吓我一跳你知道嘛。
于  谦:你从那边来。
郭德纲:打那边来是嘛。
于  谦:来来来。
郭德纲:我这一拍脑门就是哑巴。
于  谦:就开始了啊。
(郭拍脑门)
于  谦:嘿嘿,哑子!
郭德纲:哎,恩?
于  谦:嗨。答应啦。
郭德纲:哑巴能说话吗。
于  谦:这怎么回事啊。
郭德纲:有走在街上这么喊的吗?
于  谦:噢不能叫。
郭德纲:不能叫我,哪能叫我呀。
于  谦:哦,还不能叫。
郭德纲:这外行了这个啊。
于  谦:是啊,行不能叫。来来来。不能说话。
郭德纲:啊吧。
于  谦:哎啊哈。
郭德纲:啊厄啊吧啊。
于  谦:咿呀哈哈。
郭德纲:这俩哑巴恩。
于  谦:你不让我说话啊。
郭德纲:你,你不能这样俩哑巴怎么聊天这个。
于  谦:那怎么办。
郭德纲:你得有一个明白的啊。
于  谦:哦,我不哑巴。
郭德纲:你得给我翻译啊。
于  谦:哦我解释。
郭德纲:对呀。
于  谦:那咱们再来。真费劲啊这个。(郭上)呦呵,小哑巴。
郭德纲:啊~恩啊~
于  谦:嘿。
郭德纲:哎呵(边跳边跟于握手)
于  谦:见面了。
郭德纲:啊(比画和于两人有交情)
于  谦:哎呦,有交情啊咱们。
郭德纲:哎嘿(指自己和于,从小一起长大。)
于  谦:哎~打小就好。一块长起来的。
郭德纲:哎恩~
于  谦:哎嘿,没错。
郭德纲:啊~诶(挡眼睛,用手比画5,6)
于  谦:哦HOHOHO,这您没听明白啊,我可明白。他说呀,我们俩从小,长起来。分开眼不见。5、6年了。
郭德纲:(比画5,6)啊恩~
于  谦:不对啦,记错啦。
郭德纲:啊恩?
于  谦:8年啦。
郭德纲:啊~(比画8)啊八!
于  谦:是!没错儿。
郭德纲:嚯~!
于  谦:这哑巴这感叹词可出来了啊。
郭德纲:啊恩啊。
于  谦:8年啦。
郭德纲:啊,哦啊(指于瘦了)
于  谦:哦我现在瘦了。
郭德纲:恩啊。
于  谦:我我我是瘦了。
郭德纲:(比画小时候)
于  谦:小时候。
郭德纲:(指于,比画胖。)
于  谦:小时候那更胖。
郭德纲:啊恩。(模仿狗熊)
于  谦:没有啊。狗熊啊是怎么着。胖不就完了嘛。
郭德纲:(指于,瘦了)
于  谦:嗨,这一工作啊,走南闯北,累的。
郭德纲:啊?啊?
于  谦:工作啊,走南闯北,累的。
郭德纲:啊?
于  谦:你瞧这块儿。走南闯北!累的~
郭德纲:(指前面)啊?
于  谦:走南。
郭德纲:(正步走过去)啊。
于  谦:啊哈,对,是这意思。
郭德纲:啊。
于  谦:闯北。
郭德纲:啊八(僵尸跳)
于  谦:好好的怎么样,咱们。
郭德纲:啊~
于  谦:也得这么走。
郭德纲:啊恩(指于的肚子,比画大)
于  谦:胖极了。
郭德纲:啊(拍于的胳膊)
于  谦:就我这胳膊。
郭德纲:(冲上面比画大)
于  谦:跟那房梁似的。
郭德纲:恩~啊(指于的大腿)
于  谦:大腿啊。
郭德纲:(比画圆)
于  谦:跟那房柁似的。
郭德纲:恩啊~(比画于的脑袋)
于  谦:我这脑袋。
郭德纲:啊恩~(拇指食指比画个圈)啊恩~
于  谦:脑袋跟蒜似的呀。
郭德纲:啊恩~
于  谦:象话吗。
郭德纲:啊恩?
于  谦:这么胖的身子,这么点脑袋呀?这八仙桌上摆一肉丸子嘛这不是。是脑袋嘛这个。
郭德纲:(比画心那么大)
于  谦:得大。
郭德纲:(比画球那么大)
于  谦:这差不多。
郭德纲:啊(拍脖子)
于  谦:我这脖子啊。
郭德纲:啊~恩~(伸出小手指)
于  谦:跟线儿似的啊。
郭德纲:啊恩。
于  谦:不象话啊,这么大脑袋,这么细个脖子啊?耍流星呢是怎么着。
郭德纲:(指小手指,摇手)啊。
于  谦:粗,小手指头不行,还得粗。
郭德纲:哎啊~(伸食指)
于  谦:还得粗!
郭德纲:哎啊?
于  谦:还得粗!
郭德纲:(冲于伸中指)哦啊?
于  谦:去!放下放下吧。不能用这个,俩手比画。还得粗啊。
郭德纲:哎恩~(比画瘦)
于  谦:就现在瘦了,甭提这个了。
郭德纲:(指手绢,扇子,醒木)哎啊?
于  谦:干嘛呀。
郭德纲:哎啊?
于  谦:这都我们的道具。
郭德纲:(拿起醒木)哦啊?
于  谦:哦,这叫醒木。
郭德纲:哦啊?(拍一下)
于  谦:对,这一拍就算开始了。
郭德纲:哎哦(对着桌子上下拍)
于  谦:不能往那儿拍,往这儿拍。
郭德纲:(拍)
于  谦:哎,对对,开始了这就。
郭德纲:哦恩。(拿手绢)哦啊?
于  谦:手绢啊。
郭德纲:啊八恩。
于  谦:道具道具。
郭德纲:哦啊恩(拿起手绢擤鼻涕)
于  谦:放下放下(抢过手绢)这脏不脏呀这。
郭德纲:(两把扇子都拿起来)恩啊?
于  谦:扇子。
郭德纲:啊?
于  谦:这都是我们道具嘛。
郭德纲:哎恩~啊?(拍桌子)
于  谦:哎,用这个,台上用。
郭德纲:哎恩~(向上举,把一个扇子藏袖子里)啊吧哦吧。
于  谦:啊。
郭德纲:啊吧恩。
于  谦:哎比画这个。
郭德纲:啊吧哦吧恩啊。(比画刀枪架)
于  谦:哎刀枪架,也有。
郭德纲:哦啊,啊!(打于的头)啊吧哦咿啊。
于  谦:台上也有这个。
郭德纲:哎?啊。
于  谦:有,一打。
郭德纲:呵啊吧。(拿醒木拍)
于  谦:开始。
郭德纲:(冲观众,用哑巴话说定场诗)啊吧哎咿哦呀,啊八恩啊哦咿呀啊(拍醒木)啊吧!
于  谦:说什么了这是。
郭德纲:啊吧,啊吧哦喂咿,呀!(打于脑袋)
于  谦:他把这个倒学会了。
郭德纲:啊吧哦咿恩啊,呀!(打于脑袋)
于  谦:有这个。
郭德纲:啊吧哦咿呀啊吧,呀!(跳起来打于脑袋)
于  谦:你过瘾呢是怎么着。
郭德纲:(还要打)啊吧
于  谦:行了行了,放这儿吧放这儿吧。有这个就完了,打着没完了。
郭德纲:(从袖子里把刚才藏的举起来)
于  谦:这哑巴手够快的啊。
郭德纲:啊吧哦咿呀咿。
于  谦:行了行了,你也用不了,你也使不了这个。这就说,知道就完了。
郭德纲:啊(拿起榆子)哎啊?
于  谦:啊呵呵,竹板儿。
郭德纲:榆子。
于  谦:他比我还明白呢啊!
郭德纲:(打竹板)哎?
于  谦:他会打。
郭德纲:(用哑巴话唱:杭州美景盖世无双,西湖岸奇花……)
于  谦:算了算了,以后到哪儿啊,光给人打板儿就行了。
郭德纲:哦恩,啊嘿(指于)
于  谦:我们哥俩好。
郭德纲:(想事儿表情)哦啊?
于  谦:怎么啦?
郭德纲:哎啊(拍拍于,比画高)
于  谦:比我个高。
郭德纲:啊~(比画10点10分的眉毛)
于  谦:哦,眉毛立着。
郭德纲:啊(比画胡子)
于  谦:落腮胡子。
郭德纲:(比画长,一直到地上)啊恩
于  谦:没那么长。哪有那么长啊。
郭德纲:(比画大肚子)哦恩。
于  谦:哦大肚子。
郭德纲:啊啦哦啦哦啦(比画手揉铁球)
于  谦:揉那铁球。
郭德纲:啊啦哦啦哦啦(换手)
于  谦:啊倒手。
郭德纲:啊啦哦啦哦啦。
于  谦:都成。
郭德纲:啊啦哦啦哦啦(比画吞掉)
于  谦:吞铁球的啊。
郭德纲:啊吧哦吧哦吧(比画吐出来)
于  谦:嗨,行了行了行了。
郭德纲:哎啊!(比画扔天上,换手接,吞)
于  谦:别说了啊,脏不脏啊这个。
郭德纲:哎,啊吧啊吧。
于  谦:你就说揉球这个,我爸爸。
郭德纲:啊。
于  谦:我说咱别答应行嘛。
郭德纲:啊吧哦啊。
于  谦:你说我爸爸,您别看身体好啊。哎(哑语死了),死了。
郭德纲:啊!(比画肚子大)恩啊?(比画吞铁球,吐出来)
于  谦:嗨,就这么死的知道吗!
郭德纲:恩啊?
于  谦:死啦。
郭德纲:啊儿~~~~~~~
于  谦:哭儿子啊?不象话。
郭德纲:恩啊?
于  谦:就死了就完了嘛。
郭德纲:(擦眼泪)啊哼啊…………啊?(想事儿)
于  谦:这脑子是挺快啊。
郭德纲:哎啊~(拍后脑勺)啊
于  谦:后面有一撮。
郭德纲:(捏耳垂儿)哎~
于  谦:戴着耳钳子。
郭德纲:啊(学女人走路)
于  谦:这么走道,啊哈哈,您问我妈!
郭德纲:哎啊!
于  谦:哎嗨呵,也死啦。
郭德纲:哎啊,呀咿啊哦(比画死了)
于  谦:也死啦。
郭德纲:啊儿啊啊……
于  谦:别哭啦别哭啦。
郭德纲:(马上不哭)
于  谦:这怎么那么快呀这个。
郭德纲:啊哦。(比画死了)
于  谦:啊死了。
郭德纲:哎啊?(指于)
于  谦:我?
郭德纲:啊(比画矮)
于  谦:比我矮?
郭德纲:啊~~(比画波浪头发)
于  谦:留着长头发。
郭德纲:啊(挎着于)
于  谦:跟我挺好,啊嗨,您问我媳妇儿。
郭德纲:啊!
于  谦:在家呢,睡觉呢。
郭德纲:啊?(若有所思,舔舌头)
于  谦:睡觉呢吗。
郭德纲:啊……(掏钱,给于)
于  谦:干嘛呀你。
郭德纲:哦咿呀啊。(比画睡觉)
于  谦:去!你跟一块睡去是怎么着。
郭德纲:啊哦呀(多拿钱)
于  谦:加钱也没用,别开玩笑啊。
郭德纲:哦啊恩哦(比画于小气)
于  谦:哪有这么说话的。
郭德纲:啊(指于)啊吧,(比画1)
于  谦:干嘛呀。我,一口。
郭德纲:啊(比画于的父亲,吞铁球,吐)
于  谦:行了啊,行了行了,知道了。两口
郭德纲:啊(比画于母亲)
于  谦:我妈。
郭德纲:(比画三)
于  谦:三口。
郭德纲:哦啊(比画媳妇儿,比画四)
于  谦:哦,四口。
郭德纲:啊恩啊恩(数手指头)
于  谦:四口啊。
郭德纲:啊恩?~(点小手指)
于  谦:刚才算过一回了那个。
郭德纲:哎恩?(若有所思)
于  谦:怎么回事儿啊。
郭德纲:啊吧哦啊啊吧(重新数,剩下小手指)
于  谦:啊,这是我们家最小那个。
郭德纲:哦啊~呵~!恩呵啊!~恩哼~(笑)
于  谦:什么事儿啊?
郭德纲:恩呵啊!(捂着嘴笑)
于  谦:这哑巴什么毛病啊这是,怎么了你。
郭德纲:哎呵嘿。啊哦(比画小手指)
于  谦:小的啊。
郭德纲:啊(比画高度)
于  谦:哦这么高。
郭德纲:咿呀啊(比画波浪头发)
于  谦:哦也是长头发。
郭德纲:恩啊~~(比画眉毛过后脑勺)
于  谦:怎么意思啊
郭德纲:恩~~(比画眉毛)
于  谦:哦画着眉毛,没那么长。
郭德纲:哎啊哎~~(比画眼睛大)
于  谦:眼睛挺大。
郭德纲:啊~~(比画红嘴唇从左脸到右脸)
于  谦:红嘴唇,没那么长。
郭德纲:哦啊~~(比画从上到下一条)
于  谦:穿着连衣裙。
郭德纲:啊呵~~哦啊!(比画胸大)
于  谦:哎呵,算了算了。这就甭学了,甭比画了。就说我妹妹,是吧。
郭德纲:恩呵啊!啊呵!(笑,拉着于)
于  谦:怎么着,你干嘛这。
郭德纲:哎呵啊~(比画吹喇叭)啊?
于  谦:唱戏。
郭德纲:哎呵啊恩(跺脚)
于  谦:不会这个。
郭德纲:啊恩哦(比画方向盘)
于  谦:开车啊?没本。
郭德纲:恩啊嘿~(拿手绢把于盖上)
于  谦:(把手绢拿下来)
郭德纲:啊嘿~啊嘿(拜天地,脱衣服裤子)
于  谦:算啦!!算了,这行了行了。
郭德纲:啊?
于  谦:行了别比画了啊。这小子坏门儿我告诉你吧。
郭德纲:哦?啊吧哦?(解扣)
于  谦:行了我明白了!
郭德纲:啊
于  谦:你问我妹妹结婚了没有。
郭德纲:哎呵!恩呵呵。
于  谦:我跟你说了吧,没结婚也不能找你这样的。
郭德纲:啊吧!?
于  谦:我告诉你吧,要找也得找会说话的。
郭德纲:我会说话。
于  谦:去你的吧
 
  以上就是“郭德纲于谦传统相声《学聋哑》台词完整版”的内容,感谢您的阅读,喜欢的话就赶紧收藏吧。想要阅读更多关于郭德纲相声台词的内容,请关注牛台词(cnhbtc.com),我们为您准备了更新、更好、更经典的台词文章,更多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本文关键词: 于谦 郭德纲 传统相声
文章由牛台词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链接:http://cnhbtc.com/gdgxstc/gdgxstc866.html

欢迎分享转载→ 郭德纲于谦传统相声《学聋哑》台词完整版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推荐

牛台词为您提供电影经典台词、电视经典台词、相声小品台词、动漫游戏台词内容分享!
Copyright © 2019-2023 牛台词 cnhbtc.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2020034440号-1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